张民选:自信与自省——从PISA结果说开去

演讲者|张民选   时间 | 2011-05-13    地点 | 中山大学 教育与中国未来30人论坛2011年会现场

 

 

感谢论坛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和各位交流,我演讲的题目是《自信与自行:从PISA结果说开去》。

 

过去几个月,全世界的范围,全世界的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大炒了一番。过去几个月当中,我们不完全统计大概接待了世界上47个非常主要的媒体,包括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英国泰晤士报、德国境报、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产经新闻,也有香港的媒体,地位最高的是美国教育部的常务副部长,最大的团有泰国70余位中学校长和教育行政的官员,比较陌生的有远道而来的巴西代表团,和芬兰国会议会代表团。芬兰2003年、2006年都在PISA当中获得了第一,这次中国参与不经意地获得了三个第一,阅读、数学和科学。中央领导人也很关心,李长春同志亲自批示,要中央媒体好好宣传,光明日报和中国教育报要系统宣传。我到欧洲开会,意大利的教育副部长对我说,我也看了你们的世博,我觉得PISA比世博还要难。世博会是刚刚有钱的国家才会去搞的,已经发展起来的国家不会搞的,因为花销很多。PISA20年以后的人力博弈,所以世界各国都很重视。今年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当中讲到,“我们又到了苏联卫星上天的时代。”,我们知道苏联卫星上天的时代对美国意味着什么。冯增俊老师打电话给我,说这次的主题是中国模式,所以我要想一想背后的思考模式。

 

我们怎么样思考呢?我们有自信的一面。因为外国人总是问我们,你们有什么秘密?我回想一下,大概是这样的,2+4

 

中国有教育希望,和美国的梦想不一样,美国的梦想是奋斗自己,中国做任何事都要读书,读书了以后禄在其中,你可以当官,你可以从事你喜欢的某个行业。就像我们的手一样,要通过读书才能做别的事情,你不读书别的事情也做不成。言下之意,这不是现代改革所造成的,这是传统给予我们的,不管好与坏。

 

第二,努力可以成功,这往往也是中国人的意识,不是上海30年创造的。对于未来的30年,我也没那么悲观,至少你的成绩在那里,面对这样的成绩,你说我们的东西是垃圾,那世界各国也不相信,因此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也发现中国上海大概有4样东西可以说一说。第一改革开放的心态,我相信未来30年也会继续改革开放,我和美国教育副部长说,你说要到中国来,你除了中国的孔夫子这个教育家以外,你还认识谁?他一个叫不出来。我说美国我至少可以叫上5个,英国5个,日本也有好几个,反正我可以报一大串。这个改革开放的心态改变了我们的很多想法,不经意间在我们的学生当中已经看到了,你叫做他死记硬背,老师布置的作业是世界上死记硬背的东西当中最多的,可是上海的学生已经用其它方式来解决这些问题,教师要求和学生学习的方法已经发生了错位。另一方面是教师在教学过程当中已经把其他好的东西放进去了。

 

教师的在职教育,我比较了世界各国的教师学历,上海的教师学历是较低的,全国比上海更低。在世界很多国家的老师是不相互听课的,上海当新教师前5年要有240个小时的在职进修,这在世界各国是没有的,我们要备课,这些东西都使得教师不断地反思。如果比学历、工资、待遇都比其他国家要低,可是这一点我们做得比其他国家要好一点。

 

我们有委托管理,我们有转移支付,把教育费附加收起来以后,50%的钱回到各个区县,另外50%的钱重点放在远郊区、落后地区,我们把学校硬件软件标准分成14类,文化上有差异,我们可以用委托管理的办法。芬兰一个企业家问我,你怎么可以让一个校长管2所学校,我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你们芬兰大多数的企业家可以管一个小商店、小工厂,可是你们有诺基亚,诺基亚的企业家可以管理很多分店、分公司,我相信我们的教育家如果你给他委托管几所学校,他是管得好的。我就管过5所学校,也是可以的。

 

在这些方面我们都做了,这是自信的一面,我们要继续走下去。虽然不是走得很好,我们仍然发现学校之间有很大的差异,我们发现不同的家庭生的孩子仍然有差异。在PISA的测试中,阅读、数学和科学是我们对学生的共同要求,以我们共同之长对欧美的共同之短。他们没有测试个人创造性,没有测试社会责任感,没有测试个人潜能,如果测试一下,也许我们这三个领域比较好,他们是另外三个领域比较好。在他们自己长的地方他们不一定测试,而在短的地方要测试,因此,我觉得我们没有什么可以过于自豪的。

 

这个测试本身就是我们的学习,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全世界的研究测试,来发现上海教育决策方法上的落后。我们经常拍脑袋,65个国家和地区47万孩子代表了全球260015岁的孩子,用这些数据来发现我们的问题,发现我们的盲点,来改进我们的教学,来改革我们的教育决策方法。这样多维度、多层次、多种方法的研究我们以前做过吗?

 

我们主要讨论的题目是中国模式,我就想到,我们有经验吗?有模式吗?有秘笈吗?我非常理智,上海到现在没有出现过一次“上海模式”,首先我们仍然在一个巨大历史的变革之中,所谓模式它一定会包含要素、结构、过程、条件、复制,并且如果可以再使用可以组织或者类似同等的效用。

 

第二,我们如果是个模式,要仿效也许还有很多问题。另外,目前中国的模式并不是一个完美、很好的模式,在座的各位没有一个认同中国的教育已经很好了。

 

第三,“中国模式”这样的宣传有利于我们的改革,有利于我们的发展,有利于被仿效,有利于为中国增强国际教育地位吗?都没有。那何必要提呢?所以我自己觉得还是先不是谈我们“中国模式”的时候。尽管我知道有一个美国人雷默2004年写了一本书《北京共识》,第一次提出中国好象出现了一种发展模式。另外邓小平的一位翻译张维为教授写了一本书《中国震撼》,他很自信地提出中国有模式。中国还不成熟的东西能成为模式吗?这就是我想讲的,我们要继续探索、试验、改革、发展,这样中国的教育才会更好。如果这样,别人来看一看,商量一下,有些东西他们有启发,我觉得就是成功的。

 

谢谢大家!

 

现场问答

 

听众:张老师您好,您刚才讲到PISA的结果,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为什么美国排到了10多位?这个结果如果代表20年后的国力,那是不是中国20年后的国力占世界第一呢?记得70年代的时候美国是排10多位、20多位,为什么今天美国还是照样能够吸引这么多人才?我想补充一点,美国实际上是一个经常反思的国家。

 

张民选:确实美国和我们的沿袭系统不一样,我们组织总是说形势大好,美国组织说危机在前,不克服危机我们就没命了,这是一个反差,我觉得有危机的人更容易往前走。

 

第二,这三个指标中国第一的情况,65个国家47万个孩子一起测试的结果,美国确实排在10多位,美国为什么还有这么高的水平?这是美国的新认识。以前美国认为只要有科学家引领世界,就可以走在前面,就可以引领世界。今天美国已经不是这样看问题,今天美国的医生看的CT片子、X光片不在美国看,可以放在加拿大、可以放在中国,因此一个国家的发展不可能只靠几个精英。第二,美国精英的构成20%来自于海外,他们一定要把本国所有国民的能力提高,不然国家会在群体上产生分裂,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美国已经看到了。第三,美国确实要很努力,因为很多东西不容易改变,我与巴西的教育部长会面时,他说我很无奈,如果我们的孩子和你们的孩子一样喜欢数学就好了。

 

我们不因为有传统的东西就误用它,恨不得678日考试,69日就把它忘掉。就像我们今天讲,唯一不学习的就是不确定性,所以不仅要保证学生在校期间的优良成绩,相比之下也许更重要的是让他们养成学习的习惯,养成学习的兴趣,让他一辈子不断学习、热爱学习,在学习当中求得幸福,求得快乐!

 

张民选: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副主任,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