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改革,需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公平

作者 | 郭奔胜   发表时间 | 2014-09-01   来源 | 新华思客


我国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差距大,这是高考改革方案必须直面的社会现实,从已有的高考改革实践看,绝对的一元化,容易导致“形式公平损害实质公平”。

当前所有改革中,高考改革是社会最为关注的改革之一,之所以这项改革牵动着社会神经,是因为高考改革涉及千家万户的利益,涉及我国最大规模人才选拔,更为重要的是涉及社会公平制度设计和社会公平价值。因此无论是高考本身,还是高考改革过程,向着更加公平迈进,是不二选择。

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高考制度便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成为培养人才、选拔人才的一项根本性制度。这项制度的一个价值底色,就是用公平的方式实现对人才的选拔。曾经何时,无论是你来自什么样的家庭,来自哪个地区,来自哪个阶层,来自城市或农村,高考给了一个公平的机会起点,也给了一个让梦想照亮现实的机会,更给了一个各种人才竞相迸发的机会,多少励志故事在这项制度里闪光。

我国的高考制度在总体稳定的前提下,不同时期也在发生新的变化,从全国一张卷,到各省自主命题;从只能在一个时点上招生,到部分高校提前自主招生;从分科考,到学生自主组合考,等等。每一次变化都是顺应社会对高考改革的需求,都是在尝试用更多公平的方式来推动高考制度向前发展。当然,高考领域内的一些改革,也正是因为出现了不公平的现象而及时跟进的:如特长生加分,由于出现了造假现象,于是一些省份对这项工作进行了限定和完善;少数省份在执行自主招生政策过程中,出现了“谁钱多,谁就有机会上好大学”的现象,这显然违背了高考公平,因此,有关部门予以及时叫停。

不可否认的是,经历了30多年的改革实践,我国现行高考制度停留于一般的小修小补,已经远不适应社会对高考改革的需求。总体上说,四个方面的问题正在拷问着现有高考制度的公平性:一是在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尚未根本性打破的背景下,现有的高考制度局部加剧了城乡教育的不公平。统计显示,近十年来,农村孩子上名校的比例和机会越来越少,这个问题的出现具有许多复杂性,农村基础教育仍然薄弱,与城市优质教育资源差距拉大是个源头性问题,但同时,与高考选拔方式本身也有很大关联,虽然这个现象已经引起国家重视,并通过定向增发名额的办法来予以统筹,但制造不公平的制度性问题仍然存在;二是一分定终身、一考定终身的制度设计越来越不适应国家现代化进程中对人才选拔的需求,成为新一轮高考制度改革必须突破的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三是现有的高考制度在竞争性选拔人才的同时,也客观上导致人才培养路径出现新的不公平甚至“负面”效应。比如学历教育与职业教育,前者出现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后者出现生源少、投入不足等问题。虽然我国社会家庭对学历教育追捧有着根深蒂固的认识,但现实的结果与高考制度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制度不完善、不科学有关,导致“高分上学历教育、低分上职业教育”的“马太式”路径;四是学科之间因考试分值不同而出现的不正常的冷热、贵贱、大小之分,导致有的学科长期被打入“冷宫”,而有的学科出现了不正常的热度。更为值得深思的是,母语与英语学习之间,出现了冷母语、热英语的极端现象。上述问题的出现,已经不是某一个领域的改革可以解决的,因此高考改革已经进入“全面深化期”,同样需要注重协同性、整体性和系统性,而顶层设计是关键中的关键。

让每一个孩子、每一个家庭、每一学校都在高考过程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是国家高考制度改革的最高价值追求。因此这就对新一轮高考改革的总体思路、总体方案、总体制度体系提出了更高要求。具体地说,新一轮高考改革进程中需要夯实“三个公平”。

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话语权公平。按照国家教育行政部门的改革计划,我国新一轮高考改革的时间表定在2017年,真可谓是时间紧任务重。但高考改革涉及面宽,牵动力强,因此新一轮高考改革怎么改、改什么,都需要走出部门思维、专家思维和惯性思维,而要广泛征集社会意见,要让高考改革的利益攸关方都有公平的话语权,家长、考生、中学、高校等是必不可少的话语主体。而这些主体的话语表达必须有足够的时间、空间和渠道,防止出现被代表、伪代表、不代表的现象。一个高度吸收各方看法的高考改革方案,才会有社会认同的最大公约数。

顶层设计确保制度性公平。我国城乡之间、区域之间发展差距大,这是高考改革方案必须直面的社会现实,从已有的高考改革实践看,绝对的一元化,即一张试卷考所有考生、一个难度衡量所有学生、一个模式覆盖所有区域等,容易导致“形式公平损害实质公平”。事实上,我国的高考改革已经进入总体制度性公平与具体模式差异化并存的新阶段,因此新一轮高考改革方案需要在统一与差异两个维度中深化,重点要放在总体制度性公平的完善上,比如城乡考生都有公平机会参加高考,考试难易程度要体现公平的最大公约数,严防作弊的制度安排,等等。总体制度性公平,就是要突出顶层设计、全局思维,而具体化模式,就是要突出区域性、个性化思维,两者是都是体现公平高考的基石。

千方百计抓实配套性公平。高考改革是教育改革的核心,具有强大的牵引和示范作用,但孤军奋战式的高考改革很难真正走向公平的彼岸,因此,高考改革成功与否既在高考本身,也在高考之外。高考如同架在基础教育与高等教育之上的一座桥梁,三者是浑然一体的,所以三者既存在各自的改革任务,也存在一体化的改革重任,尤其是高校改革和高等教育改革,一定程度上决定着高考的改革,特别是高校的学科设置、培养方式、办学思路都对高考改革的方向产生重要的牵引,因此国家要把新一轮高考改革放在整个教育改革的大框架内来谋划,简而言之,没有改革的协同性和配套性,就很难有改革的公平性。

高考改革进行时,而无限接近公平,是高考改革始终要遵循的原则,让未来的高考能在制度设计、可操作办法和最终结果方面都更好地体现公平,这是新一轮高考改革的使命所在。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