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er Gray – 孩子们的自我教育IV:瑟谷学校的经验

作者 | 彼得• 格雷      译者 |  侨        发表时间 | 2015-02-03        来源 | 豆瓣

我预期50年以后,绝大多数的教育学家都会把今天的教育方式看成过去野蛮的残留。人们会奇怪为什么世界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个简单而又自明的道理,也就是瑟谷学校的建校原则:孩子们自己教育自己,不需要我们来教育他们。

过去40年来,美国教育系统中最隐蔽的秘密是瑟谷学校,绝大多数教育系的学生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它,教育系的老师无视它,这不是出于恶意,而是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把它包括在他们已有的教育思维的框架里。瑟谷学校的教育模式并非标准教育的一个变种,它不是传统学校的进步版本,不是蒙台梭利学校,也不是杜威学校,甚至也不是皮亚杰的构造学校。要理解这个学校,你必须完全放弃现在主流教育思维的思考方式。你必须从这个想法出发:成人不能控制孩子们的教育,孩子们教育自己。

但现在这个秘密已经被泄露,主要是因为学生和亲自经历过瑟谷学校的人传播。今天,世界上至少有20多所学校是以瑟谷的模型建立的。我预期50年内,如果不是更快的话,瑟谷学校的模式会被每一个标准的教育学教科书描述,并且会被很多的公共学校系统采用。我预期50年以后,绝大多数的教育学家都会把今天的教育方式看成过去野蛮的残留。人们会奇怪为什么世界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个简单而又自明的道理,也就是瑟谷学校的建校原则:孩子们自己教育自己,不需要我们来教育他们。

在上一篇文章里我总结了狩猎采集的孩子们通过自己的玩耍和探索,学会了成长为成年人所需要的非常巨量的知识。在更前一篇文章里,我指出在我们现在的文化里,学龄前的孩子们学会了他们人生最难的课程,完全是自发的无需大人催促的。现在基于瑟谷学校的经验,我力争论述, 在我们现在的文化里,自我教育对于学龄儿童和青少年一样适用,就像学前儿童和狩猎采集的孩子们一样。

很多年以来我一直有机会观察瑟谷学校,既作为一个学生的父亲,也作为一个学者,把学校作为一个观察玩耍和自主学习的资源。下面我就给你讲讲这个学校。

首先,一些必要的背景。这个学校40年前建校,至今一直在运行。它是一个私立全天学校,位于麻省的弗莱明翰镇,接收从四岁到高中的学生。无论从哪个方面讲,这个学校都不是精英学校。他对学生的录取不取决于任何学业成绩,每个学生的经费不到附近的公立学校的一半。目前学校大约有200名学生,和10名成人职员。它坐落在城镇的农村区域,占地11英亩,包括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房子和一个大棚。下面我们就说说学校几个与众不同的运行方式。

学校的民主制度

瑟谷学校首先是一个孩子们和青少年直接经历民主管理的权利和责任的社区。学校的主要行政机关是学校大会,由所有的学生和成人职员组成。学校大会一周一次,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制定学校的所有法规,决策学校的采购,建立管理学校日常事务的委员会,决定雇用或者解聘学校职员。四岁的孩子和学校所有的其他的学生和职员拥有同样的表决权。

学校没有职员终身制,所有的人都是一年合同,每年都必须通过秘密投票续约。因为学生对职员的票数是20:1,能够幸存于这个过程而被再次当选的职员都特别受学生爱戴。他们都是非常善良,有道德,有能力的人,为整个学校的环境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他们是某些学生认为可以学习的榜样。

学校的法规由司法委员会强制执行,它的成员定期变动,但是总是包括一个成人职员,和代表学校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当某个学生或者职员被学校其他的成员起诉违规,原告和被告必须面对司法委员会,接受委员会的裁定,如果被判为有罪,还要接受适当的惩罚。所有这一切,职员和学生一视同仁,没有人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学校不干涉学生们的活动

每一天,学生们都是全天自由自在的,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只要他们不违反学校的规则。这些规则是学校大会制定的,目的是保护学校,保护学生追求自己兴趣爱好不受别人阻碍的机会。学校的成员必须在特设的静屋里保持安静,不可以损害仪器或者用完不回归,在学校的财产上涂鸦,在校园里吸毒,或者对别人进行侵犯。这些行为都是司法委员会处理的。

所有的法规都和学习无关。学校不进行任何考试,也不对学生的学习进度评估。学校没有课程,也不会试图去鼓励学生学习。只有当学生们自发地去组织才会有课上,一旦学生不再需要,课堂就会停止。很多学生从来没有上过课,学校不会认为这有任何问题。学校的职员并不认为自己是老师,他们认为自己是学校的成年成员,为学校提供广泛的服务,其中一项是教学。他们绝大多数的教学活动属于日常人类活动:就是在真诚的谈话中回答问题和提供建议。

学校是一个玩耍和探索丰富的环境,因而是一个学习丰富的环境

在瑟谷学校,学习完全是偶然的,是学生们自主玩耍和探索的副产品。学校是一个非常适于玩耍和探索的地方,它正是为这些活动提供了场所和时间,它还提供了很多设施,包括计算机设施齐全的厨房木工作坊艺术室游乐园地,各种各样的玩具游戏设施当然还有很多书籍。校园里还有个池塘以及运动场地森林,适合户外玩耍和探索。有的人发展了特殊爱好,需要特殊设备,他就需要说服学校大会花一笔钱,或者自己卖饼干集资。

对绝大多数学生而言,学校提供的最重要的资源是在校的学生,他们有着极其广泛的兴趣和才能。由于学校是混龄的,孩子们经常能够接触到那些比他们年长或者年轻的孩子们的活动或者想法。混合年龄的玩耍给小朋友们向大朋友们学习的机会。比如很多学生学习认字,是因为他们喜欢和已经认字的学生玩需要认字游戏(包括电子游戏),他们不知不觉地学会了认字。

学生们在学校的很多探索,尤其是青少年,主要是通过谈话。学生们互相之间,或者和学校职员之间无所不谈,通过谈话他们接触到了题材非常广泛的想法和论点。由于学校没有官定的权威,谈话中所有的话都被当做需要思考的观点,而不是正确的答案来死记硬背,以便考试。谈话和为了考试而死记硬背完全不同,因为谈话激发智力。很久以前,俄国伟大的心理学家利夫•维果斯基曾经证论过,谈话是更高智慧的基础,我对瑟谷学校的学生的观察说服了我他是对的。思维就是内在化的谈话。

上百名毕业生证明学校教育有效

很多年以前我自己对瑟谷学校的第一项研究,就是跟踪他们的毕业生。从那以后学校自己也做过几次毕业生的研究,并被发表成书。所有这些研究都表明,这个学校作为一个教育机构是成功的。

瑟谷学校的毕业生可以在我们社会所尊重的各行各业里找到。他们是高技能的工匠、企业家、艺术家、音乐家、科学家、社会工作者、护士、医生等等。所有选择高等教育的学生没有任何困难进入大学。没有进入大学的毕业生也都有着成功的职业。更重要的是毕业生们都对自己的生活很满意。他们一致地同意很高兴上过瑟谷学校,认为学校比传统学校更好地帮助了他们面对成人社会的现实。在很大的程度上他们对自己的职业和生活保持了玩耍(专注、强烈和快乐)的态度,这是他们在瑟谷学校里发展和发扬的。

 

——————
如果你对瑟谷学校有兴趣更多了解,一个很好的地方就是他们学校的网站(http://www.sudval.org/)。学校的代表思想家,也是建校者之一,叫Daniel Greenberg。在学校的网站你可以看到他出版的书。

我个人对这个学校的兴趣,并不是要宣传瑟谷学校本身,而是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关于玩好奇心人性和教育的对话,这个对话的一部分信息来自于学校的经验。我仅仅开了个头。我相信对绝大多数的读者而言,这篇文章引发了更多疑问。欢迎大家的提问,如果你有质疑和反对,也请不要犹豫。
==============================================================
作者彼得• 格雷(Peter Gray)毕生致力于研究教育发展学的生物基础。他是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心理系研究教授,也是「今日心理学」 (Psychology Today)网站热门部落格「自由学习」(Freedom to Learn) 的版主。他的新书《会玩才会学》(Free to Learn)已经翻译成中文(出版机构:台湾今周刊)
作者官网:http://www.psychologytoday.com/experts/peter-gray 

  

延伸阅读

Peter Gray – 孩子们的自我教育 I:证据概述

Peter Gray – 孩子们的自我教育 II:众所周知的幼童自我教育

Peter Gray – 孩子们的自我教育 III:狩猎采集者的智慧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网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