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壁垒”不是目的,在线教育并非替代品

译者 | Snorri99   原文作者 | Tom Chatfield    表时间 | 2012-11-25


越来越多的网络大学正重新定义教育。教育的壁垒被打破的同时,这一新趋势对于传统的教育机构又意味着什么?

如果你喜欢一流的教育,却付不起费用或者没有时间,现在有一个选择。

今年11月, Bill and Melinda Gates基金会向世界上最大的在线学习首创机构——edX投资一百万美元。由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成立,edX正拥有越来越多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MOOCs),这些网络公开课旨在把虚拟的世界级高等教育带给成千上万的参与者。到2013年,它将提供一个精选的完全免费的在线课程,这些课程来自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德克萨斯大学。

作为一个非盈利的平台,edX宣称“未来的在线教育:为了任何人,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然而,未来看起来似乎已经充满竞争。Udacity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它是另一个免费提供数字高等教育的机构。Udacity创立的灵感来自于其创始人在斯坦福大学开设的在线高等教育课程导论,有160000名学生参加这门课。或者你可以选择紧随Udacity推出的Coursera,如今它宣称拥有来自33所领先大学接近二百万人次的课程参与。与此同时,其他机构如汗学院,已经向数千万自学者提供了在线指导,更不用提最近被TED talks数十亿点击量刷新的记录。

在线学习——全世界对于学习的渴望正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如作者和数字大师Clay Shirky在一个最近广泛讨论的博客帖子里所说的,教育正被“一个重塑人们对可能性认知的新故事”所打乱。

正如在线信息的主导地位不容置疑一样,网络本身已不是新闻。我们拥有维基百科十年了。新情况是,对于一些更根本的学习,我们正向在线媒体投入越来越信任的目光:技能、知识以及适应现代世界所必需的指导。

MOOC 所主张的教育事业可能的发展方向不是传统教育的替代品。”Shirky评论说。相反,它是在说“教育的壁垒是可以打破的。”就像许多其他领域——从广播与报纸到游戏与购物——科技与其说是为了取代旧的体系,倒不如说是打破了旧体系的壁垒,在某种程度上提供其特定部分功能,而花费确实旧秩序所无法匹敌的。

“脏话”

所有这些当然是改革的一个方案。然而,当涉及到什么是真正被打破的,大部分MOOC都有一些反常保守的方面,比如:录制的讲座,在线测试,数字文档和蓝筹股权威推荐。

正如作者、技术理论家伊恩·布莱恩今年早些时候所争论的,“如果在工业时代演讲是这样一种糟糕的形式,那么为什么在信息时代一经数字化并进入网页浏览器它就会获得如此的欢迎?

这是一个合理的问题。一个数字讲座仍然是一个讲座;一个在线测试仍然是一个测试。那些寻找全新类型技能和指导的人都不太可能找到,即使是用表达能力最强的数字化的传统装置。

这并不是说他们不会被发现,当然能。在课程和讲座之外,例如,教育学家如Sugata Mitra和“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组织用更基本的自主学习形式做了一个试验:提供人们接触科技的途径,并让他们会使用科技。

具体来说,“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组织关注的是一些世界上最弱势的学习者:埃塞俄比亚乡村的文盲孩子,他们以前从未接触过写作。组织者向他们提供了预装字母表训练游戏、漫画、图片和电子书的平板电脑。早期的结果令人印象深刻,影响范围远远超过ABC:不到五个月,一组孩子已经弄清楚如何入侵该操作系统。

这样的结果与简单观看一段录制的谈话是相去甚远的——尽管有一天,其受益者可能反过来感激在线课程提供的帮助。然而,这些计划给我的启示是更根本的东西:只有当我们有能力在旧项目,如演讲、测试和随笔,之外对教育进行破旧时,才能真正的打破陈规。“教育”本身需要重新思考,因为在这样一个时代里,帮助别人自学那些我们每天都要用的工具与其说是一种想法,倒不如说是事实。

正如“每个孩子一台笔记本电脑”基金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尼古拉斯·尼葛洛庞帝9月在杂志《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所发问的:“如果埃塞俄比亚的孩子没有学校也学会阅读,你会觉得纽约的孩子们即使在学校也不学习?

尼葛洛庞帝的问题既是一个既令人担忧却也非常充满希望的问题。世界将永远有一个位置属于精英教育机构——通过MOOC的形式,以体现他们这边真正的民主化,这同时也是一种优秀的广告形式。然而,在其他地方,未来将只是一个虚拟化版本的过去,这种观念是难以维持的。

对于许多学术机构,“打破壁垒”仍然是一个忌讳的字眼;它将意味着更低的学术标准,以及对珍贵学术价值观的背离与破碎。所有这些可能是对的,至少在短期内。然而,最终这将没关系。教育已随着信息化撒向各个角落,它将无法像电视信号那样再被塞回到的盒子里。

当然,改变不仅仅关乎技术。那些屏幕上不能提供的东西——社区、学费、人际对话,共享空间和时间——在日益丰富的在线教育不义之财中,只会更加宝贵的。然而,最重要的,优先拥有屏幕使用权才是关键。要实现这一目标,你可以从头构建——或重建——当地任何事物都将最好地支持一个有教育、有抱负的社区。有些社区将是类似当前机构或者从中发展而来。但许多不会,也不应该,尤其是因为一个机构的主要构成首先是明确抵制改革的。

对于那些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人——很快也将意识到——教育的未来可能不太惬意。


原题 网络时代学校该何去何从?]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