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财教授辞职:办私塾推精品教育

作者 | 郭莹   发表时间 2014-09-01   来源 | 京华时报



“我觉得培养人才应该是多方面的,谁不想要得意门生,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所以,我要彻底告别中国的传统思维,把应试教育的那一套完全去除。”

昨天,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长、硕士生导师黄震确认自己将开办私塾学院,每年只招收12个学生,同时今年起原则上不再招收硕士研究生。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专访时,黄震表示已经有3名学生进行试验,并公布了自己对私塾学院的招生要求。

黄震此前在微信圈里发文称,已与学院主管领导沟通三点,包括“因个人学识、能力和时间有限,指导无方,为避免误人子弟,从今年起,原则上不再招收硕士研究生”;“在读的各位学生,必须严守师训学规,若不遵者,可自定主意,凡愿另择良师者,本人设宴欢送”;“今后好学者若要从学于我,可到本人即将开办的私塾书院,行跪拜之礼,且与其父母签约,方得入门”。

昨天凌晨,黄震又多次发微博称自己请辞导师的声明绝非玩笑,并公布了其中一名弟子的信息,是一位大学肄业的CEO。这位学生两年前行跪拜之礼入门,从学半年后创办互联网金融企业。他也表示,“今后招私塾弟子,因材施教,量体裁衣,根据具体情况确定是否收费。”

对话黄震

“我不是教人读书讲课的”

“一年招一个学生就够了”

谈私塾

京华时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做私塾的?

黄震:20年前在岳麓书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就有此想法。我想通过私塾书院的方式,探索培养人的新方式。希望能够汇通古今并进行创新。

京华时报:你用了20年时间来实现你的想法?

黄震:其实我一直都在进行尝试。私塾的概念很早就有了,我提倡的是精品教育。现在我已经培养了3个这样的学生。我觉得我不需要太多学生,私塾式的一年招一个就够了。

京华时报:一个就够吗?

黄震:一个或者两个吧。

京华时报:那你现在每年带多少研究生?

黄震:现在每年35个,有时候78个。

京华时报:你说不招研究生了,这事告诉学校了吗?

黄震:我反正是跟院里说过了。

谈教学

“希望大家以宽容的心态来看”

京华时报:那你对私塾学院的学生选拔标准是哪些?

黄震:我就要找中专或者大学毕业后,有创业项目或处于创业准备阶段,有问题意识的学生。学生只要能提出问题就可以,现在很多学生都提不出问题。我要抛开教育体系下的标准。

京华时报:你说办私塾学院,那么私塾设在哪里,有固定的场所吗?

黄震:现在是随时随地教学。我主要带他们进行实地调研、进行课题研究,参加很多研讨会。所以在哪里都是学习。

京华时报:网上说,已经有20多个学者有意愿任教?学生在学校读研,涉及的课程很多,你自己怎么教呢?

黄震:()他们只是听说我做这个尝试,都比较感兴趣,所以也想过来看看。来我这儿的学生都是带着项目去研讨,都是有想法的人,能够去讨论,带着问题去求解。我不是教人读书讲课的。来我这儿的学生,也都没有学历文凭。

京华时报:这几天网上对你的争议是不是很多?

黄震:我主要是想试试看,不知道能不能成。我希望大家要以宽容的心态来看,别一有事情就骂大街,吹毛求疵,不然创新也会被骂死。

“现在不需要正襟危坐的学生”

京华时报:你对现在的研究生教育不满意吗?觉得有哪些弊端呢?

黄震:主要是我不适应吧。其实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学习,不需要一本正经,正襟危坐的学生。完全没必要。对私塾学院的尝试,我已经做了3年,我对这个很感兴趣,我觉得培养人才应该是多方面的,谁不想要得意门生,那才是人生一大快事。所以,我要彻底告别中国的传统思维,把应试教育的那一套完全去除。另外,我也想做个对比,看看我这样带研究生和传统的研究生有没有效果。我喜欢带这样的学生一起做科研。

京华时报:你为什么要求学生行跪拜之礼?

黄震:这是向先贤跪拜。现在很多孩子毛病太多。我的学生,就是师傅的教学方式,我希望与父母达成一种共识,也就是公约性的,列出哪些内容是父母不要干预。比如对我们的研究要提供支持这些。有的学生自理能力不行,我的研究生,我催他们都催不动,让交论文不交,让写课题报告不写,所以私塾的学生要让父母参与进来,让父母去催他们。

京华时报:那你的那3个弟子都签订了“公约”吗?

黄震:他们没有,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我指的公约是18岁以下的要签。

谈现状

追访学生

学生可与老师一起见企业家

昨天凌晨,黄震在微博公布自己的一名弟子信息,称其是一位大学肄业的CEO,从学半年后创办互联网金融企业。昨天,记者采访了他特意点名的这位弟子廖琦。

廖琦大学上了两年便肄业工作,回老家创业,从事了10年医药批发的工作。廖琦说,在2012年暑期,他在湖南岳阳听到了黄震教授的演讲,主题便是互联网金融。这让他对互联网金融产生了兴趣。当时很想与老师进行深入的沟通和交流,所以带着“一箩筐问题”找到了黄震。

也许正是这一堆问题让黄震产生了兴趣。廖琦说,他当时就想拜师学艺,但是由于自己已经无法考入中财,也不可能考上学校的研究生,就希望通过行敬茶拜师之礼,拜入老师门下。所以,他与黄震的另一位学生一起向老师敬茶,行跪拜之礼。

2013年上半年,廖琦便跟随在黄震身边,他们一起前往北上广等地进行调查研究。“黄老师会提前告诉我们,下周会去哪个城市见哪些企业家,让我们有时间就过去”。他说,黄老师从未收过他们的钱,也不要求他们写论文做课题。师生之间则不停地交流、讨论。2013年,根据调研后所悟到的东西,廖琦选择创业,成立了自己的互联网平台。他认为,通过在实践中学习,他最终把从老师那里学到的所思所想变成了生产力。

廖琦形容与黄震的关系是亦师亦友,他们之间可以无拘无束的表达看法,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而黄震表示,这是他心目中比较理想的学生状态:无学历要求,亦不需交学费,不求文凭,珍惜随学机会。


原题 央财教授辞职办私塾:无学历无学费无文凭 ]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