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教育与政府资源配置

作者|茅于轼  发表时间|2003-09-05    来源|中评网

 

 

天则所对于教育是特别感兴趣的,也特别关心。我们去年到今年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做了一个教育方面的改革研究。这个研究包括八个方面的课题,其中不光是高等教育,也包括基础教育,包括哪些课题呢?有硕士研究生的质量怎么提高,大学的贫困学生怎么帮助?基础教育资金应该从哪儿出?网络教育管理从招生到以后,还有多元化办学,就是各种民办学校,还有职校的问题。一共是八个研究,民办高等教育研究是其中一个课题。

 

今天我想跟大家讨论,因为教育改革的课题是我本人主持的,做这个课题中间有一系列感想,从经济学家角度靠就是怎么资源更有效的问题,教育问题之所以不同于其他的产业,就是公平的问题和外部性的问题。公平就是要使得每一个经济上有困难的孩子都能够上学,这也只能够上到初中,贫困生能不能上大学?如果因为穷不能上大学这是很可惜,所以需要社会各种的机制帮助他,但这不属于教育领域本身的问题。贷款、或者慈善机构的帮助。

 

去年我们政府出台了《民办教育促进法》,这个法跟以前相比有很大的进步,但也有很多的不足。我觉得它根本的问题是在概念上有很多的缺陷。它有一个进步,叫做民办教育可以取得合理回报,但是什么叫合理回报呢?据我所知,人大有关专家绞尽脑汁希望制定,但一直没有制定下来,怎么弄都有矛盾。

 

首先,谈到合理回报,我们有很多人是坚持了这么一个观念,就是教育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国家培养人才。这个说法听起来非常的对头,但是我们如果懂得市场经济的话,你就知道这个说法很有问题的。就好象农民种粮食是为了什么?是为国家生产粮食,保证他们有饭吃,这个说法对不对呢?好象很对,但其实并不对。应该说农民种粮食就是为了赚钱。我们很多人就会问了,不赚钱,他就不种粮食,那么大家不就挨饿了吗?但不种粮食,粮食就会涨价,那他就会去种了。

 

不管是种粮食还是办教育统统都是要赚钱的。如果是为了赚钱,经济发展非常顺当,如果种粮食是为了给老百姓吃饭,我们就必须挨饿。中国有几千万人挨饿,就是种粮食给大家吃。

 

当然我们说教育跟一般的产品不同,我说的是基础教育,不是说弹钢琴的教育,弹钢琴的教育跟一般的业务一样,挣钱就可以了,国家不管。但高等教育不同,所以要解决教育的问题,90%甚至95%的教育问题就是保证公平而引起的,民办教育基本上不承担帮助穷孩子上学的义务。我说基本上,不是说一点儿都没有,它主要还不是帮助穷孩子上学。这是我的看法。

 

其次,教育的外部性。受教育不仅本身得到了利益,而且整个社会也得到了利益。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的问题,比如学术培养了非常重要的人才和学科的发展,但这都是比较次要的。最根本的问题,如果说我们把公平和外部事物撇开的话,教育就是一般的产业。我们可以跟钢琴教育做比较,弹钢琴也是一种教育,但这种教育不发生我们现在讨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经费够不够,比如说老师等级怎么限定,谁是一级教师,谁是二级教师,一级教师该挣多少钱,教学设备够不够?这些问题都不存在。很多孩子学钢琴,但都市场解决了,如果钢琴老师不够,市场会配制更多的钢琴老师,学音乐的人当钢琴老师,工资合理不合理,市场就解决了,当然也会有假冒伪劣的问题,有时候需要政府出一下面,但从长远来讲,市场也能解决这些问题,因为假冒伪劣企业肯定是长不了的。

 

如果这么来看,教育产业的发展我们只是要在公平和外部性这两方面给予关注,如果说到大学教育更接近于一个产业,这也是我本人的一些看法,也可能不对。

 

再次,教育中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教育质量的问题,它也牵涉到公平,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孩子总想上好学校,而好学校不是那么多,谁有资格上好学校?而学校的好坏是永远存在的,我们不可能把所有的学校办的一样好。它一定有好有差,当然我们想办法帮助差的学校,但帮助完了之后,整个学校中间还是有好有坏,这是不可避免的结果。因此我们就要想一想,所谓的教育质量的公平问题,它究竟是什么问题?有人说让穷孩子上高质量的学校,那么低质量的学校谁上呢?是不是富人孩子上低质量的学校就公平呢?所以这个问题很复杂。现在的问题很复杂,现在就是有钱人上好学校,但也不竟然,穷孩子如果学习好也能上好学校,因为好学校也挑学生的,不是说有钱就能来的。如果学生好,能得奥林匹克竞赛冠军学校倒贴钱也会让你来的,虽然穷孩子没钱上好学校,但如果真学习好,好学校也不会拒绝他。

 

第四、教育的投资性。一个人受了教育之后,他可以得到更高的创造力、生产能力,因此他能够得到比较高的工资。跟不受教育比,不仅他个人,从全社会来看,我们会看到全社会影响力会因为个人的提高而提高。所以我们现在面对很多人都没有钱上高中、大学的现象,如果用这个角度来看,高中生跟初中生比生产能力是不同的,大学生生产能力就更强了,从这个角度看他多花几年上了大学,以后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有更高的产出。而几十年创造的财富政府是要在里面收税的,政府从他多受的教育中得到的税收收入足够支付他、培养他到大学毕业。当然我这个话说的比较武断,但我曾经看过教育部做的研究,里面有关于投资回报的研究,他们的研究支持我的结论,就是说一个人的生产能力是一辈子在那里起作用的,但里面没有提到政府的税收可以增加。如果我们看到政府税收可以增加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相信政府哪怕是白花钱让孩子都上完大学也是很合算的。这钱从哪儿来?现在银行有很多钱,政府向银行借钱就完了,将来从增加的税收里面还给银行就完了,当然我说的极端一些,还是用贷款的方法,希望学生借钱能够还钱。

 

第五、教育券。就是学生、家长拿到政府给他们分配的券,这张券面额可能是500块钱、800块钱、1000块钱,学生可以选择好的学校,把券交给校方,校方拿这个券到政府拿钱。本来政府直接配制给学校,而现在是间接配制给学校。这样就多了一个选择,使学校之间形成一个竞争。好的学校可以多得到一些政府的钱。

 

这个方法已经在好几个地方加以推广了,推广什么状态呢?教育系统阻力比较大,因为他本来手里面的权力很大,但现在这个权转移到学生家长手里面,所以不太愿意。实际上做教育券尝试的,学校竞争力明显提高了,竞争强度在增强。因此有很多的人对于教育券抱很大的希望,但从我来看,教育券的作用是有限的,原因就是并不能在宏观上改变资源配制,就是政府花的教育经费还是那么多,只不过在各个学校分配有所改变,而且改变之后我们看到办不好的学校,会怎么办呢?他还要招这些生,因为我们学校跟学生的总数是相匹配的,你不能关学校,你关学校就要有一批学生失学,这样情况下就把学校好坏拉大了,所以教育券的方法不能吸收社会其他的资源进入到教育行业里面来,这使得教育券的作用大大受限制。用我们经济学的道理来讲,教育券形成不了价值。我们要改变资源配制就要形成价格,教育券形成不了价格。所以有人说能不能把教育券的机制形成价值,可以在社会上流通,可以拍卖,这样就可以吸引社会资源,但这种设想还是非常初步的。

 

另外一个教育问题就是,把政治宣传涉及到了教育里面。我认为政治教育是非常必要的,但政治宣传应该跟政治教育有所区分。政治教育是告诉一个人怎么做一个公民,怎么做法制社会、民主社会的公民,什么他应该做、什么他不能做?而政治宣传不一样,是灌输一种观念,这个观念不一定对,即使现在是对的,但过两年它可能又不对了。所以政治宣传和政治教育要区分,也使得民办教育发展受到一定的障碍。

 

最后一个问题就是,主管教育的官员本人有自己的私心杂念,有他的权力欲望,他不愿意放弃好多的权力和决策能力,所以对民办教育发展也会造成一定的障碍。

 

天则经济研究所2003年8月在北京举办了“促进民办高等教育论坛”,本文根据演讲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