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多克:以乔布斯的方式改变教育

作者鲁珀特·默多克    时间 | 2011-10-15    来源 |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

 

 

题:教育改革的乔布斯模式

 

如今,每个人都支持教育改革。问题在于,何种方式最佳。我支持乔布斯模式。

 

1984年,史蒂夫·乔布斯通过一则超级碗广告推出了mac电脑。这则广告仅播放了一次,时长仅1分钟。在这则广告中,一名女运动员被某极权主义政府头戴钢盔的警察所追捕。

高潮是,这名女子纵身跃向一面大屏幕,而屏幕上,“老大哥”正在发表演讲。就在他宣布“我们一定会获胜”时,她挥舞着手中的锤子砸碎了屏幕。

 

如果你问我,我们在教育中需要做些什么,我会建议你看看这则广告。

 

重定教育游戏规则

 

在最顶层,在我们的公立学校培养的毕业生中,拥有胜任世界上那些最佳职位的技能的人越来越少。在最底层,每年有超过100万美国人从中学退学。在中间层次,有太多美国孩子在学校中年复一年地虚度光阴,学校从来不激励他们发挥自己的潜能。

 

这不公平,不具可持续性,也不符合美国精神。而且,这种现象因我们拥有改变它的技术而尤为恼人。

 

如果你阅读《纽约时报》的头版,他们会告诉你,就学生的表现而言,技术带给人们的希望尚未完全实现。我的回答是,当然没有。

 

仅仅给为工业时代设计的学校配置计算机不会带来任何改变。只有运用重写游戏规则的技术才能实现变化。

 

我们的孩子在史蒂夫·乔布斯的世界中长大。他们迫切希望学习、而且很快就能接受新技术。在课堂外,他们视技术为理所当然就他们的读物而言,就他们听音乐和购物的方式而言。

 

但一回到课堂,就好像时光倒流了一般。自上而下、不因材施教的方式令那些能够完成更难功课的人感到失望。也让那些需要额外帮助才能赶上的人落得越来越远。

 

类似地,教师的才能也得不到施展。一些教师善于授课,另一些善于个别辅导。在合适的体制中,他们能够像一支足球队一样协同努力,而在现存体制中,他们被视为可以互换的螺丝钉。

 

我强调的重点不是关于苹果公司的,而是关于我们在想象力方面的巨大失败。在这一点上,教育行业要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它仍在向这种濒于失败的现状输送其陈旧不堪的产品。它面对劣等的特许学校将就了事。它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就是,投入更多金钱。

 

30年前,教育部发布报告指出,如果某个不友好的国家将这种劣等教育体制强加给我们,“我们很可能会视之为战争行为”。此后30年,花在每个K-12教育阶段(美国的免费教育阶段)学生头上的资金翻了一番但学生的学习成绩依然没有起色。

 

让技术进入教育系统

 

这正是技术的用武之地。正如iPod促使音乐行业给予其顾客以个别关照一样,我们能够使用技术迫使教育系统照顾不同学生的需要。

 

例如,我试图向一个10岁学生讲授伯努利定理。根据这一定理,速度高,压力就低。听起来干巴巴的,很抽象。

 

但是,如果我通过将这一定理与足球明星罗伯特·卡洛斯联系起来而使课堂变得生动,情况会怎样?放一段录像,让学生们看一看,卡洛斯著名的弧线球就是伯努利定理的一个实例。然后,假设让一名波音公司的工程师来解释为何这一定理在飞机制造业中十分关键,并使用一个应用程序,帮助学生通过玩游戏掌握这一概念。最后,评估工具将使教师立即就能得到关于学生对这一知识点掌握情况的反馈。

 

而且,更好的未必就是更贵的。例如,佐治亚州的州议员们目前每年在教科书上要花4000万美元。他们正考虑用iPad来节约经费和提高学习成绩。传统教科书一印出来就过时了,而数字教科书能够更新。

 

教科书不是省钱的唯一领域。加利福尼亚州圣何塞火箭飞船教育公司的特许学校使用一种将传统课堂教学与通过在线技术进行的辅导老师引导下的小组教学和个性化教学相结合的模式。迄今为止,这种混合模式已在降低成本的同时提高了学生的成绩省下来的钱可用来给教师涨工资,聘请辅导老师,等等。

 

我们要清楚以下一点:技术绝不会取代教师。技术所能做的是让教师与学生有更密切、更人性化和更富成效的互动。它能给孩子以根据他们的进度和需要所量身定制的授课计划。它给了学区一种在给纳税人省钱的同时提高课堂学习效率的办法。

 

新的教育标准引发创新

 

目前,我们需要做的每件事都是有可能的。但是,在我们对以下这一基本问题给出明确答案前,私人部门不会投钱进行他们所需进行的投资。这一问题就是,我们的孩子需要掌握的知识的核心部分是什么?

 

我并不自命为学术标准方面的专家。但作为一名商界领袖,我对通用标准如何引发投资和创新的确有所了解。例如,一旦我们为MP3和Wi-Fi制定了标准,创新者就有了投入人力物力生产符合这些标准的最佳产品的极大动力。

 

目前,我们看到,在教育行业中也出现了相同情况。在过去若干年内,40多个州的领导人和教育业者携起手来,就各个年级的学生在数学和英语方面应该知道些什么和能够做些什么达成了一致意见。

 

他们携起手来是因为,他们考察了全世界的情况。他们知道,旧金山的学生不仅要与同班同学竞争,还要与上海、利马和布拉格的同龄人竞争。

 

史蒂夫·乔布斯深谙市场竞争。他曾将我们的学校体系与以往的电话业垄断相提并论。他在1995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我记得看到过一张贴在汽车保险杠上的小标语,上面有贝尔公司的标识,并写道:我们不在乎,我们不必在乎。这就是垄断。IBM就曾这样。毫无疑问,公立学校体系如今也是这样。他们不必在乎。”

 

我们必须在乎。在这个新世纪,仅仅是好,还不够。简单地说,我们必须用史蒂夫·乔布斯对待他所涉足的每个行业的态度来对待教育。愿意摧毁一切无用之物或拦路虎。还有,假设如果我们能够激发孩子的想象力,他或她能够学到的东西将是无限的。

 

作者新闻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鲁珀特·默多克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