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个人内心圣洁情感

作者|苏霍姆林斯基 来源|《爱情的教育》

——作者著作

摘要:他们认为,人在青年早期,在走上独立生活道路之前,不应萌发爱情。否则是可耻的,甚至是不道德的行为,应加以制止。许多教育者本人不相信人间有高尚纯洁、美好理想的爱情。可是要知道,在青年早期,年轻人恰恰对这种爱情满怀思绪,执著向往

不能正确地对待爱情,不能深刻地认识自己的感情,不能对感情作道德上的剖析,这就是在许多集体里男女青年在劳动中缺乏真正的合作,在共同的公益活动和具体事务中缺乏坚定的目的性和共同兴趣的主要原因。许多青年男女由于怕别人说他们“谈恋爱”而回避相互接近,回避进行经常的精神交往。这种疏远,还因为教育者的无能而实际上在不断加剧。他们认为,人在青年早期,在走上独立生活道路之前,不应萌发爱情。否则是可耻的,甚至是不道德的行为,应加以制止。许多教育者本人不相信人间有高尚纯洁、美好理想的爱情。可是要知道,在青年早期,年轻人恰恰对这种爱情满怀思绪,执著向往。      

一般说来,年轻人在本性上是追求美好事物的。在少年(以上10页)时期,特别是在青年早期,学生常常以极其鲜明的、截然相反的论点来表述自己对周围现实的态度。对他们来说,没有中庸之道,好与坏、道德高尚与道德败坏、称赞与指摘、美与丑、高尚与卑鄙,泾渭分明,毫不含糊。许多少男少女、青年男女,当他们知道爱情的自然本能属性时,深感惊讶;对丈夫与妻子间的性关系,对生儿育女等感到焦虑不安。在他们看来,这些行为似乎都是卑鄙下流的,玷污了文学、音乐、绘画给爱情戴上的绚丽光环。教育者要善于掌握分寸,要有敏锐、体贴人微的态度,以便让爱情作为一种能使人高尚的珍贵情感进入正在成长中的年轻一代的精神生活中去。教师要教育他们不要把肉体的快乐放到第一位,要用高尚的情操陶冶自己。     

教育工作的经验表明,对男女青年谈谈什么是爱情,不仅是可以的,而且是必要的。     

在生活中出现的玷污伟大爱情,使爱情庸俗化的恶劣现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对我们教育者的谴责。我们还没有完全弄清作为男女的精神心理与道德审美关系的统一体的爱情,对社会的道德进步具有多么巨大的意义。教育工作在这一方面的主要缺点是,在青少年形成精神面貌时期,爱情教育问题没有完全列入德育之内。在实际工作中,教育者没有考虑到在我们的社会里,人的精神自由赋予人以巨大的义务,要求人们善于利用这种自由。爱情领域较之其他领域更容易成为一条光滑的路,人们沿着这条路会滑到利己主义、精神空虚、市侩作风的泥坑里。爱情赋予的幸福,就其本质来说,是纯属个人的。你只要一忘记我的幸福应给别人带去幸福,在爱情中不应考虑得到多少而应考虑给予对方多少,(以上11页)那么爱情就会变成不幸,铸成悲剧,破坏生活。不难想象,即使在共产主义条件下,在这一领域里也会出现各种非共产主义的、按其实质来说属于卑鄙的观点和动机及企图。人们只有彻底克服了据为己有的丑恶情感之后,才能进入自己的精神和道德发展的崭新的高级阶段。这一阶段的特点是,为在人与人之间,特别是在男女两性之间建立起美好、高尚的关系,人们将进行长期、顽强的斗争。毫无疑问,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教育在培养年轻一代人中的作用,非但不会降低,反而要与日俱增。      

爱情是无价的精神财富,需要珍爱它。这种信念在社会主义社会的先进人物的意识里日益牢固地树立起来。我们对年轻一代的关怀,首先是要教育他们善于利用这种财富,要爱护它,不要随意糟踏它。    

一些尚未发育成熟、处于青年早期阶段的年轻人常因在爱情上受到挫折而悲观失望,垂头丧气,这种情况恰好说明我们的教育工作存在着严重缺点。这些悲剧不是虚构的、充满悲欢离合的歌剧,而是终生都为之痛楚的真正悲哀。这不能不令人感到痛心。由于我们很少教育年轻人要像珍爱无价之宝那样珍惜爱情财富,致使部分男女青年在意识中竟把许多丑陋卑污的东西同晶莹、纯洁的思想和情感混杂在一起。昙花一现、瞬息即逝的迷恋,常在年轻人的心坎上留下不快之感,模糊地感觉到他们的爱情似乎是不够体面的。     

我坚信不疑的是,高尚的爱情种子需要在年轻人产生性欲之前好久的时候,即在他们的童年、少年时期播在他们的心田里。爱情是通过许多结、节与精神生活的其他领域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早在出现性欲之前,人就有了精神生活,而(以上12页)且在性欲消失之后,精神生活仍然存在,直到人的生命停止的时候。这些内容,在以后几章中还要讲,而先在本书开宗明义第一章里所以提出来,作者只是想更加明确地表明自己对道德教育这一极为重要问题的原则立场:真正的爱情主要指男人和女人的精神生活、精神心理交往的领域;在爱情中,生物的本能因素应服从于道德审美因素,后者要使前者趋于高尚;使精神生活变得充实完美、丰富多彩的前提条件,需要在少年时期,即在人的精神力量形成初期建立起来;在人产生性欲之前,就需要在他们的心灵里培植道德力量。这种力量能把精神交往中的道德审美因素摆在首位,并使性欲趋于高尚,被置于次要地位。

关于作者:

瓦西里·亚历山德罗维奇·苏霍姆林斯基(1918—1970)是乌克兰卓越的教育家、教师、思想家和作家。他在帕夫雷什中学任教。担任这所农村中学的校长、教师和教育者长达32年。苏霍姆林斯基一生短暂,不满52岁,但他却持之以恒地探索和孜孜不倦地去写作;奇迹般地写出了40部专著。600多篇论文、约1200篇儿童小故事。 苏霍姆林斯基的全部著作都是面向教师、教育家、教育者、父母和自己孩子们的。他把自己的思维、思索、建议和见解全部倾注在了他的著作当中,即怎样培养“真正的人”。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网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