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需要公共知识分子?

译者 | Kagiyamahina   原文作者 | JEAN BETHKE ELSHTAIN   发表时间 2014-07-31   来源 译言



随着大学成为知识分子们的归属圈后,他们便基于大学而活动,从而进入一种已经建立起来的公共议论空间中。这些公共知识分子们更像是全方面的通才,而非一种单一原则的吹鼓手。知识分子更多依靠头脑而不是身体来生活。知识分子本身,极易受到那种其逻辑本身承诺可以解释所有事情——或许在未来甚至可以控制并管理所有事情的世界观,所带来的诱惑及攻击。

我曾将一年多的时间,贡献在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高级研究机构里,令我感到荣幸的是,在那里我有机会与来自世界各国的学者交流想法及意见。某天晚上,在我参与的一个非正式讨论组里,一位知识分子在哀叹美国的公共知识分子文化。她的祖国——法国,尤其是巴黎那种知识分子间耳晕目眩的、激烈的观点争论,与美国知识分子的缄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清楚记得我对她的评论某种程度上相当的不耐烦,尤其是对她所描述的“毫无色彩的美国公共知识分子生活”频频摇头,于是便转而与其他人攀谈了起来。但问题在于,为什么美国人就不能像她口中的巴黎人那样对待公共事务呢?

我对这件事久久不能忘怀。我回想起了整个法国知识分子阶层——除了极少几位诸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