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民权运动——莫顿高中的回忆

作者 | Emily Richmond   发表时间 | 2014-05-23   来源 译言网

【原题:在布朗案中被遗忘的学校】

 

事实上,在布朗案中75%的原告都来自弗吉尼亚州的莫顿高中(Moton High School),这所高中在案件裁决后仍然陷于窘境,甚至关停过几年。

 

1951,弗吉尼亚州Farmville镇上的黑人学生在16岁的芭芭拉·约翰的领导下举行了罢课来抗议莫顿高中(Robert Russa Moton High School)的种族隔离情况。随后的诉讼在后来变成了布朗案五大案之一。美国最高法院最终将”隔离但平等”原则判定为非法,这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废除种族隔离的裁决。莫顿的案子是在五大案中唯一一个由学生领导的抗议引起的。

但是莫顿高中学生的抗争并没有在1954517号结束,这是最高法院裁决的日子,今年是它的60周年。弗吉尼亚州的议员发起了一项名为”强力抵抗”(Massive Resistance)的运动,并且在1958年的秋天,为了避免取消学校的隔离,将三大地区的学校关停了一学期。Farmville镇的所在地,爱德华王子郡(Prince Edward County)则在1959年关停了它所有的公立学校,并一直持续了5年。在那段时间,白人学生在由他们自己家庭以及赞同种族隔离主义者资助的私人学校上学。但是大部分黑人学生却要自力更生,他们聚集在教堂地下室和家庭教育机构接受教育。

1963年,一个教育工作者联盟和社区领袖们创建了爱德华郡免费学校协会,并且利用私人资金和肯尼迪总统政府的支持为大约1500名黑人学生开办了的四所大学。1964年,最高法院对格里芬和爱德华郡教育委员会的裁决最终迫使这个地区的学校重新开放。

莫顿高中现在变成了莫顿博物馆,也是一个国家历史地标。学校的教室变成了纪念学生抗议,那五年的教育灾难以及极具历史意义的最高法院裁决遗存的展品。我在布朗案60周年之际采访了莫顿博物馆的副馆长贾斯汀·里德(Justin Reid)

 当人们谈论到布朗案,它经常就被认为只是一个法律案件。但事实上莫顿高中的学生在原告中占了75%。所以为什么这个案件不叫莫顿案,而是布朗案呢?(一个由堪萨斯州,托皮卡的家长和学生组成的集体诉讼)

 法院想要把这个案件视为一个国家问题,而不只是南部问题。大法官厄尔·沃伦(Earl Warren)是加利福尼亚州前州长,他在种族隔离被宣布前两个月才被任命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他鼓励其他法官一起做出个一致的裁决。他认为,宣布这个裁决的方式和裁决本身一样重要。

20世纪50年代,莫顿高中的学生生活怎么样呢?

最主要的问题是学校太小。它可容纳的学生是180人,但实际上却有超过450名学生。教室被建在农场建筑和鸡舍里,就是平常饲养动物的地方。屋顶漏水非常严重,学生在下雨天必须撑着伞上课。教室里有一个圆肚火炉用来取暖,靠近火炉的学生会觉得非常热,而在教室另一头的学生却在穿着冬衣瑟瑟发抖,因为热量传不到那么远。那个时候的学生经常因为生病而缺课。

白人学生上的Farmville 高中就在几个街区之外,可以拿它和莫顿高中做个比较。莫顿高中没有食堂,没有体育馆,没有科学实验室,没有学生储物柜,没有教师休息室,也没有医务室。这些被剥夺的东西却在几个街区之外就可看见。

莫顿的学生罢课,不只是在争取平等的教室,他们在争取能为他们工作和上大学做准备的延伸课程。他们知道教育很重要,并且会尽其所能来得到接受高质量教育的机会。

1963的免费学校开办的时候,一些学生已经自学了几年,还有的则已经几年没有接受过任何形式的教育。所以学校不按年龄,而是按他们的学习水平来分级。当代教育者能否从中,以及其他一些在免费学校中采用的创新做法吸取经验呢?

当时免费学校的被认为激进的许多做法,现在已经被用来试着拉近学生的成绩差距。毫无疑问,不分年级制就是其中之一。你不能因为一个学生的年龄就假定他知道什么,而应该了解他们的水平并因材施教。

 免费学校实行小班制,每位教师负责15名学生。可以延长学习时间,还有课后辅导和学习班。学生们可以得到全方位的服务,包括基本的医疗服务,免费的早餐和午餐。这些东西在现在已司空见惯,但在那时却非常不容易,只能通过公私合营才能实现,这也是一种现在很多学校和社区想要建立的合作方式。

作为关于民权运动普遍论调的一部分,我们有足够重视最高法院的裁决吗?

 普遍的说法就是布朗案是整个民权运动的催化剂。但这过于简单了。最高法院没有在1954年的某天突然醒悟,决定废除学校的种族隔离。是基层民众的巨大努力,包括长达20年的法律诉讼,才赢来了这样的裁决。

在某些方面,布朗案并没有改变什么。布朗案的裁决本身是向前的一大步:它转变了我们将不同人种视为不同社会的观念,并且帮助我们去挑战那些长久以来被人们视为可以接受的东西。但是在某些方面,布朗案并没有改变什么。最高法院在1954年宣称学校应取消种族隔离,但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却允许反对废除种族隔离者们阻碍这种进步。

如果我们的领导人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而不是一步步地去战斗,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截然不同的结果。反而,有一些白人家庭觉得必须离开公立学校去上私立学校,因为南方的领导人鼓励他们这么做。种族间的紧张关系愈演愈烈。

你会感到惊讶吗?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莫顿高中发生的事。

不幸的是,这一点都不令人惊讶。来参观博物馆的学生经常问我,“为什么我从来没听说过?”他们认识的是罗莎·帕克斯,马丁路德金和马尔科·姆艾克斯。但是莫顿遗址确实是个能把学生们和那段历史联系起来的好的桥梁。他们能在那些反抗者中看见自己的影子,将自己和芭芭拉·约翰联系起来。那个16岁的莫顿罢课组织者,她发出了声音,因为她相信,有些东西是不正确的。

了解在这里发生的废除种族隔离的运动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学生们是这场运动的一部分,他们甚至做了很多成人都不敢做的事情。这也是对青年人的一个提醒,他们,同样可以带来改变。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网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