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叶开:让莫言来“对抗语文”吧!

采访者 | 伍湖   受访者 | 叶开   发表时间  2013-01-09   来源 | 申江服务导报

 

 

书店书摊接连有两本书《对抗语文》、《野性的红高粱——莫言传》在热卖,作者是同一个——叶开,他是作家、评论家,也是中国最重要的文学刊物《收获》编辑部主任。记者开叶开的玩笑:尽管你也有两下子,但仍显势单力薄,“对抗语文”,校正传统语文教育僵化路子,如此重体力费脑筋的活还是交给莫言同志吧,他挟诺贝尔文学奖之势。

  

对抗!!叶开说他之所以要用那么激烈的字眼,源于他要做一个负责任的父亲,不能眼瞅着他的女儿被中国语文教育的地沟油和假货伤害,在填鸭式教育中被豢养成了肥胖的鸭子。他发现语文教材有毒,要给孩子“排毒”,让他们吃好东西,自然的无毒的食材,推荐阅读尽可能多的经典作品,好作品,让孩子充实,学会思考,抵消语文教材的毒性。

 

叶开女儿读小学遇到一个题目:三国时期最足智多谋的人是谁。女儿自信回答:“孔明和庞统”。结果标准答案是“诸葛亮”。老师说:在小学阶段答案只能写诸葛亮或周瑜,写孔明也算错。女儿伤心了,叶开只能用真实历史知识来开导女儿“庞统是不亚于诸葛亮的一个重要谋士,诸葛亮的神奇是靠《三国演义》演绎出来的,事实上庞统不比诸葛亮差。”叶开也由此以“对抗”姿态,加入女儿队伍,进入中小学语文教育,但最终他不得不承认:“投入的这场对抗,注定是堂吉诃德战风车,旁观者都在观看着娱乐着嘲笑着。但我不是什么战士,更不是勇士,我只是试图说出真相,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被虚假欺骗,被丑恶伤害。一个公民的最基本责任,就是说出真相。只有这样,才能有效地避免被欺骗,被伤害。”

 

 

记者:先说说你怎么盯上了莫言?

 

叶开:莫言原是一个农民,我也是曾经劳作于农田,大家都是从乡土走来,混进城市。我认为我的心灵跟莫言是相通的……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莫言隔着一张圆桌看着我,微微发笑。我也微微发笑。莫言虽然声名显赫,此刻他对我诚惶诚恐。他不知道我会往高大全里美化他呢还是往矮小偏的角落里糟蹋他。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主宰者的喜悦。我开玩笑吓唬他说:“莫言老师,您看我掌握了您的生杀予夺大权,您得对我友好点。”莫言说:“你一定是写了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家伙。”我说:“确实,我虚构了一个莫言……”

 

记者:一句话,说说莫言厉害在哪里?

 

叶开:新时期以来的作家里,莫言是真正触摸到土地灵魂的作家之一。

 

记者:这里还有一个“之一”,莫言还有没有独门绝技?

 

叶开:莫言对写作有很高的自我要求,每写一部新的长篇小说,结构都绝不重复,都有新发现。在中国作家中,近三十年来莫言是最具有文体意识、对小说结构最有追求的作家,不是之一。

 

记者:很多人几乎同时看到你的《莫言传》和《对抗语文》,就自然会把莫言等大作家成功和中国语文教育扯在一起,大作家是不是只能在对抗传统语文教育中脱颖而出?

 

叶开:在中国大陆的特殊教育体制下,优秀作家一定是“对抗语文”后才出现的。大作家更不用说了。我在《莫言传》里专门分析过莫言的创作,在创作起步阶段,如何努力地摆脱“文学教材”钳制,以新的思考、新的视角进行反思,重返故乡,在那些普通平凡的乡村人与事中,感受到非凡的力量。优秀作家不是去体验别人的生活,写别人的情感,而是重返自我,展现自我,从自己内心深处挖掘喷涌的灵感之源。莫言的“高密东北乡”是他开掘出来的一片特殊文学国土——这是通过作家的心灵和想象再度创造出来的世界。

 

记者:莫言也在追问:“有朝一日高考与中考进行了革命性的改革,语文教材也编订得让人满意,我们的孩子是不是就必然地提高了文学素养、并由此进而提高了人的素质了呢”,你说呢?

 

叶开:去年八月份莫言来参加上海书展,我们曾在一起吃饭聊天,他先提起我“对抗语文”的事情,说“功德无量”,对我鼓励很大。他还说起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北京一些杂志和媒体发起反思语文运动,他也撰文加入了批判行列,其中一篇是《虚伪的教育》,你在这里引用了几句。他的批判直入问题核心,如高考与中考必须进行革命性改革,语文教材编要有质的变化。我个人感觉到,在“对抗语文”上,与很多一线教师、有思考力的家长不断互动之后,产生了很多“正能量”效应。教育是立国根本,人人都应该来关心。

 

记者:莫言说,女儿经常来问我一些语文方面的问题。我总是含含糊糊地谈谈我的看法,然后要她去问老师并且一定要以老师的说法为准。我的不自信是因为我没按部就班地念中学,骨子里深藏着自卑——请你帮我们分析一下莫言的自卑。

 

叶开:莫言所谓“骨子里的自卑”不是他对语文没有看法,没有研究,而是他没有参加过长期的、残酷的作业和考试训练,没有被这种条条框框洗脑,不懂得这种“正确的思考”方法,所以也无法按照现行教育体制僵化模式来思考问题。别说他了,我是科班出身,身经百考的,碰见女儿小学语文问题,照样歇菜。你看你,作家、博士,小学语文都答不出来,关键是答不出来老师规定你必须答出来的答案。——你敢不自卑吗?

 

记者:《对抗语文》一书,你叙述是你和女儿的痛苦经验。女儿多大了?抗争成功了吗?

 

叶开:咱还说正面的,“对抗语文”不全是痛苦,我们得到的更多是快乐。因为关心现在的语文,我才有机会深入分析语文教材,研究其中潜藏的各种问题,并有针对性地与孩子一起进行有针对性的、快乐的阅读。小学低年级时,我每晚在她临睡觉前都给她读书,有时候一本《千家诗》从头读到尾,她都没睡着,我又拿出《唐诗三百首》继续读……如此,是一种最简单的听书学习。还读《小王子》《夏洛的网》等,有时也是从头读到尾。就这么读着,到她自己能读厚书了,自己就成了很有经验的小读者。不能简单地谈成功,我讨厌成功学,呵呵。但她的阅读积累在今后,会成为一种财富——评价标准如果按照现在的考试成绩来讲,她并不是语文成绩最好的,但总很轻松地在前几名。考试我是专家啦,小学初中总不及格,到高考、硕士、博士,几乎都是第一名,还是那么一点阅读积累起作用。莫言虽然没有上过初中高中和正规的大学,但他的有效阅读积累,远超他的同龄人。小学毕业的他在县棉花加工厂夜校给那些中学生上语文,参军后他给高中毕业生战友们上语文和政治。这都是因为读了“干货”,学到了真材实料的知识。那些混在中学的战友则是白费了。

 

记者:韩寒及一大批网络作家似乎给人们感觉就是抗争传统语文的典范,评价一下,你这个“对抗”和那帮网络写手的异同?

 

叶开:韩寒是一种纯粹的象征,现在他深陷“代笔门”事件而无法有效解脱,我很同情,就不谈他了。网络作家数量太多,我觉得很难归类。我不觉得他们有什么抗争,这里很多人的叙事语言也是粗糙无致的,即使最有名的盗墓等小说,其语言之腐朽,都让我不忍卒读。真正的抗争要跳出来加以全面深入的思考之后,再进行分析和反思。这些,都需要有广泛深入的精粹作品阅读做基础,开阔眼界,提高修养才行。我跟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跟我也没有任何关系。如此而已。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