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的本质——ECFF 2010年会圆桌论坛(二)

ECFF 2010年会圆桌论坛()  

 

 

大学的本质

 

主持人 | 桑新民    参与者 | 孙绵涛 罗海鸥 董云川 茅于轼等    时间 | 2010-05-15    地点 | 中山大学 教育与中国未来30人论坛2010年会现场

    

 

 

桑新民:今天上午的发言我听了以后很受启发,大家的思想概括起来其实就是一个大困惑,我们今天高等教育面临着理想和现实的矛盾。解决这个矛盾的方法一定要从两方面入手,一个是大学精神的探究、追求、深化、提升,一定要在21世纪中西文化碰撞交流的时代让它长出中国的大学精神新形态。同时,精神必须让它逐步扎根到今天现实的土壤,而且用我们的智慧创造出使这种精神能够孕育、成长、发展的社会条件,这是一个过程。我认为只要坚持不懈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中国的大学就有希望,中国的未来就有希望,谢谢!

        

孙绵涛:今天上午论坛的主题,关于大学本质的回归有这样一些考虑,另外我建议我们的论坛不光要讨论,还要评论,可能这样会更好。

    

对于大学的本质,我觉得存在就是人的本质,马克思一直讲现象本质、本质现象,你怎么存在它就是怎么样。大学是怎样存在,它就是一个人的本质。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现在说的“大学是一个文化组织”是不是全面地反映了大学本质呢大学是在行会的基础上慢慢发展起来的,行会从专业上来说是具有专业性质的大学组织,从它的管理形式来说,与行会组织或者教会组织的类似的大学机构是自由的,后来政府介入就采用强制性的管理。从教学形式来说,行会开始是技能和某项知识的授学活动,后来发展到大学才有了创造知识和文化。从层次上来说,大学是器物层次和精神层次的共存。可见,大学的本质就是一个文化组织,一个精神主体,它要强调自由。概括地说,它是专业性与普通性、自由性与强制性、器物层次与精神层次、传授知识与创造知识相统一的一种组织形态。它区别了企业,也区别的教育系统里面的幼儿园、小学和中学。文化组织要区别于我们的其它行业组织,所以大学的特殊存在、特殊的发展轨迹就决定了大学的本质。

    

罗海鸥:说大学是一个文化组织,并不是说大学里面就没有政治、经济成分,而是大学这个组织里面是以文化为定位,它的核心要素是学问。刚才有一个同学问到怎么追求幸福的问题,钟老师说幸福很难得到,这个可以商榷,我觉得幸福是可以得到的。幸福就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一种追求和期待,当你的目标一步一步实现的时候,他就会得到一种幸福感。而且就这一点来讲,对大学生更重要,不是简单说你现在得到什么岗位、得到多少钱。

    

孙绵涛:我回应一下罗教授,为什么政府一再强调大学要适应,简单来说就是我要控制你们,你们要听话。学飞也讲得非常清楚了,但是为什么还是要适应?这就要谈大学的轨迹,它的本质性是什么样子。因为开始自由,后来不自由了,所以大学是一个自由和不自由的统一。当追求个性的时候,我要自由,当你回归到社会现实当中,你又不自由,你是社会当中的一个组织,有各种社会规范,所以你就无法自由,这就得到一种大学是什么东西的合理解释。

    

罗海鸥:中山大学有一个非常好的精神,就是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还有社会的责任。

    

听众:首先感谢各位专家精彩的演讲,我想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给董老师的,我想听听您对大学评估研究的最新成果。第二个问题给罗校长提的,当今中国大学都处于一个官僚的体制之内,是官本位主导的,这样的一个体制下目前很难改变这个现状,您作为一个大学校长,如何在这个笼子里面跳舞,如何提供一个创新的土壤。

 

董云川:我现在研究评估,也组织评估,自己也被别人评估,也常常去评估别人,其间常有感慨,现在形成了几个基本认识。第一,古今中外所有的好大学、好学科、好学者统统不是评出来的。评估是后生的,不是先有的。第二,规模化的现代教育体系,因为它大了,真的是需要建立一个质量保障框架来制衡、约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评估有存在的价值。第三,完整的教育质量评估行为可以来自于组织系统的内部和外部各个方面,也就是说对质量的监督可以来自于内部和外部,但是说到底,评估是自己的事情,不是外人的事情。第四,一个大国的高等教育体系一定是多样化的,因此大党化的评估体系不管有多好都是不合理的,所以一定要建立多样化的评估体系。简而言之,评估有效,但是作用有限,不能无限扩大。

 

罗海鸥:大家都说大学里面的校长没有自主权,我觉得也不是都没有自主权,而是说您怎么看待这个权。作为大学的院长,在现有的体制当中能够真正做一些教育的事情,为我们同学的精神成长所努力,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说复杂是因为我们这个社会太复杂了,牵涉的面太多,我们这个学校不能承受之重。现在我们应该真正回到大学自身,做它应该做的事情,要轻装上路,而不是越做越复杂。你在大学里面最重要的就是看你碰到什么样的人,老师是什么样的,同学是什么样的,这是最根本的,其它都是次要的。我觉得我做的事情,办学是优师为本,请最好的老师来,大学教育如果没有听过一次震撼人心,进入心魂的课程、讲座或者报告,这个大学是很令人遗憾的。我的学校虽然不是很有名的大学,但我尽可能地把国内外最好的老师请来,让我们的学生与这些老师接触。有一本书叫做《侏儒与巨人》,一头牛从北大南门进去走一圈出来就是一头出名的牛,中山大学那么好的条件,那么多的名师,每人讲的吸收一点点都不得了,我觉得我们并不是侏儒,因为我们站在老师的肩膀上,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我们并不是侏儒。

    

茅于轼:我们今天上午的讨论是走入世界一流大学,什么是一流,什么是二流,什么是三流,我不赞成把它变成部级大学就是一流,科处级就是三流,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社会分工,并不是说三流大学就是坏大学。三流大学是传播专业知识的场所,二流大学就是应用专业知识的大学,一流大学就是创造知识的场所。三流大学也可以办得好,它的产品是学生,学生有很扎实的基础,能够为自己、为社会做贡献;二流大学能够用一流的知识做研究,为当地的社会国家提出看法;最重要是一流大学,一流大学的特点就是创造知识,人类的进步表现为知识的进步,知识进步靠人去创造,大部分的知识是在大学里创造,诺贝尔奖大部分就在大学里的知识,个别是在企业里创造知识。

   

创造知识的障碍是什么?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要有自由思想,没有自由思想是绝不可能创造知识。我到过我们国内的其它大学,比较起来北京大学比较自由,但是说老实话,他们的障碍还是非常之多,离真正的自由还远得很。这么一看,大家就有点伤心了,而且也很能理解北大和其它许多大学的未来,你要求它一步登天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出路在什么地方?我们回想30年以前跟现在比,我们的进步已经非常非常大,在自由方面同样进步非常大,我们说经济进步很大,我们的政治经济自由方面的进步都是非常了不起的。这个结果是怎么得来的呢?就是我们一点一滴,一个毫米、一个毫米去争取得来的。像今天这个会,我觉得就开得非常好,我们在自由方面又扩大了一点,我们没有一步登天,这个不可能,但是我们有一个毫米的增加,我们明天、后天、明年、后天就会看到进步。从这个角度看,我想20年以后中国人有可能拿到诺贝尔学术奖。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