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曙光:中国教育的危机和前景

演讲者|张曙光    时间 | 2011-05-13    地点 | 中山大学 教育与中国未来30人论坛2011年会现场

 

 

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论坛,我觉得我们30年的教育数量规模有着很大的扩展——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中国教育的危机和前景》,我想和大家谈一谈我们如何走出教育的危机,使中国教育能够健康发展。

 

我简单讲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教育数量高速扩展却危机重重。我们的高等教育学校数、教师数、毕业生数30年大概增长了4倍、6倍、19倍、32倍,我们的研究生招生数和毕业数之后增长了50倍和4万倍,留学人数、回国人数大概增长了266倍和436倍,学校现在的校园校舍和硬件设施确实相当现代化了,现在到任何一个学校都有宽带,你可以上网查到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信息

 

可是,我觉得教育又陷入了深深的危机之中,我想从个方面来说明危机。

 

第一个方面,教育的生态环境在恶化。如果说反右、文革打断了学人的脊梁,那么市场化的扭曲则腐蚀了学人的灵魂。我们现在的教育、学术还没有摆脱权力的掌控,又落入了金钱的奴役和驱使之中。现在的教学也好、研究也好,只要你不给领导找麻烦,只要你不与现行的意识形态来提出质疑,你可以不择手段去追求经济利益。我们现在的教育和学术环境我觉得是相当恶劣的。

 

第二个方面,我们的学校官僚化。学校不是教育家学问家在治理,而是官员在统治。学校里面的很多领导很官僚,或者说是一些骗子。很多真正的学家、真正的教育家被边缘化,因此出现了很多“学官”和“官学”。

 

第三个方面,我们的教学管理是一种所谓数字化的管理,以宣传政策、解释文件、上镜曝光为要务,以晋升当官、金钱地位为诱饵,以数量指标考核为手段。不少教授既是商人,又是官员。我觉得这种教育管理是一种“逼良为娼”的管理。

 

第四个方面,我们的知识生产工厂化。北大李零教授曾经说过,学校不是养鸡场。实际上现在我们大学已经变成了养鸡场,研究生教育变成了包工队,主管部门变成了发包商,教师、导师变成了承包商。这种状况,确实像周教授刚才讲的,我们只有技术,没有思想;只有知识,没有文化。

 

第五个方面,我们的学术、教育评价标准不是学术标准而是政治标准、道德标准,所以用政治评价和道德评价代替了学术评价。以领导批示和圈阅作为上乘,所以这种评价制度只能推动学人媚俗、巴结、投其所好,根本不可能推进教育、学术水平的提高。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六个方面,学人的行为失范。现在的状况可以看到,学界抄袭之风甚烈,造假之风更甚,浮躁之风甚嚣尘上,很多有名的名人也涉嫌抄袭。去年炒得最凶的就是汪晖和朱学勤事件,朱学勤现在复旦有个说法,但并示公布审查材料。汪晖的有关单位清华大学和中国社会科学始终按兵不动。至于其它抄袭的事件就多得是了,很多粗制滥造的东西,比如《经济研究》上登了一篇文章,居然基本概念、基本计算公式都是错的,计算出来的数据错了363个,而《经济研究》发表《通告》撤销了这篇文章,但《通告》以错纠错,死不认帐。所以,学人的行为突破了为学做人的底线。

 

第七个方面,学生素质低劣化。学生学了一点技术知识,而人格和道德失落,没有信仰,没有承担,没有责任,一心想升官发财,出人头地,以至违法乱纪,胡作非为,于是出现了一系列的恶性事件。比如,很多学生没有一种挫折意识,经不起坎坎坷坷,受到一点挫折就跳楼自杀,再如,今年药家鑫事件,还有上海留日学生在机场用刀捅伤母亲的事件,可以看出我们的教育已经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教育确实面临着严重的危机。

 

根源在什么地方?简单地说,我们恐怕是把过去官方那种上下尊卑的东西搬到学校里,使学校失去了它独立的地位,我们用意识形态的控制代替了思想的自由,把解惑传道授业简单地变成了传授知识。所以,我们的学校不是追求卓越,不是鼓励思想自由和创新,违背了教育的规律,这才是根本。

 

那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提三点意见:

 

第一,把学校还给学人、还给教授、还给知识界。如果说我们一下子做不到,可以从几个方面逐步去做。比如说校长的遴选,不是由教育部任命,组织部遴选,应该由学校教授来遴选。再比如说教授的选聘,再比如说我们的一系列其他事情,我觉得都需要考虑怎么样确立学校的管理制度。

 

第二,教育经费的问题。现在很多教育经费和项目的经费,有关部门拿着钱来钓教授的胃口,我觉得这种状况需要改变。

 

第三,要规范学人的行为。一个是要反思我们的不思,现在很多问题都不思考,对很多问题都司空见惯。其次,我们需要有批判精神,需要对现实的问题作出反思和批判。而且,我鼓励民间应该采取集体行动。如果可以采取集体行动,中国的学术、中国的教育也许还有前途谢谢!

 

现场问答

 

信力建解决方案方面我估计还是要斟酌,比如不是组织部任命校长,怎么任命。我现在观察到目前所有的组织部门比如说学校教育组织部门培养了很多人,每个部门的山头都满了人,怎么把这些人拿掉?我觉得是极为困难的。我倒是有一个建议,能不能现在开放出每个地级市或者县,引进一个外国学校。原有的学校养多少人就养多少人,养什么人就养什么人。重新办一些真正的学校来打破现有格局,我提出这个问题,张教授怎么认为?

 

张曙光:引进外国学校是一个办法,现在要多考虑如何让民间的力量能够充分发挥出来。比如说文凭,为什么一定要教育部批准,学校自己发不行校长任命也是这样不要说全部吧,可不可以拿几个学校出来试验,让教授选举校长而不是任命,开始也许可能有一点乱,但是只要能够坚持下去,我想在竞争的前提下会出现好的结果。

 

张曙光:著名经济学家,教授,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