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趣得像禽兽一样

作者 | 耳东每   发表时间 | 2009-12-22   来源 | 三联生活周刊


有趣的是,整个过程还被DV拍下来,看了这个镜头,颇为感慨自己那一去不复返的童年生活。虽然我从小生活在南方,不过听说在东三省那样的寒冷之地,鼻涕都是固体的,不是“流”而是“掉”出来的,那里一定有舔旗杆的条件。去不去东三省是一回事情,可悲的是,那个时候我甚至没有这样的创意。

我们总是羡慕西方的教育,可以放纵小孩子去发展创造力。比如,过万圣节的时候问“Trick or Treat”,这个trick就是需要创造力的。万圣节之后不久就是降雪的冬天,万圣节中没有从糖果中得到满足的孩子们就开始上演恶作剧了:很多小孩子喜欢去舔诸如旗杆那样的柱子,让舌头瞬间冻在旗杆上,然后不知所措,据说这个过程很过瘾。就在前不久,华盛顿州一名男中学生在校内玩这个游戏,舌头被金属制的旗杆黏死,老师在早晨8点多打“911”电话报警求助,消防队出动解救了这个男孩。

有趣的是,整个过程还被DV拍下来,看了这个镜头,颇为感慨自己那一去不复返的童年生活。虽然我从小生活在南方,不过听说在东三省那样的寒冷之地,鼻涕都是固体的,不是“流”而是“掉”出来的,那里一定有舔旗杆的条件。去不去东三省是一回事情,可悲的是,那个时候我甚至没有这样的创意。

看着视频中那个痛并快乐着的男孩子,让我越来越感觉“没有在冬天舔过旗杆的童年是不完整的”,然而这个遗憾已经成为永恒。只是,现在的“2000后”依旧被告知,绝对不可以舔旗杆:一来不卫生,二来不文明,三来如果为此报警那就是浪费社会资源。这直接意味着,舔旗杆的孩子就不能被评为三好学生。于是,我们依然只能年复一年地看着人家去舔旗杆,然后任由他们长大拿诺贝尔奖。我们这儿真的要模拟,只能在吃冰棍儿的时候体验一下。

半年多前科学家曹亘来我家做客,见狗狗嘿嘿地伸着舌头怪可怜的,就给这5个月大的小家伙同样待遇——一支盐水棒冰。他左手拿着自己的往自己嘴里塞,右手拿着狗狗的往狗狗嘴里塞,结果是:狗狗大吠,原来冰棍儿和它老伸在外面的大舌头黏住了。这小家伙吃冰,就像上次吃烫嘴山芋一样,口感爽快。在这个难得下雪的南方,它的童年终于也有过舔冰柱的体验,让其未来在同类中有了无限的谈资,这要比我幸运得多。

我有个瑞士的朋友,最近邮寄给我他家人的照片,他的孩子抱着大狗欢快地笑着。他说,RobbieTommy同岁,我也没有搞懂哪个是人哪个是狗。或许对于“老外”而言,根本也无所谓人狗之分,能够像狗狗一样怀有童趣,这是一种幸福。同样在那个国度,一只小鸟把法国棍式面包丢到了大型强子对撞机的高压电装置上,让那台44亿美元的试图探索宇宙奥秘的机器歇菜小半个月。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认为,这是2009年第四季度最令人愉悦的新闻。曹亘总结说,与其“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莫如“如禽如兽”般童趣一番,这比探索宇宙那几十亿年的童年时代有意义多了。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