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战火中的教育英雄 ——世界教育创新大会(WISE)侧记

作者 | 杨东平    发表时间 | 2015-11-24  来源 | 教育思想网公众号


创办这一论坛,以及多哈大学城,体现的是卡塔尔王室这样的远见卓识:当石油资源枯竭之后,教育和智慧将成为国家活力永不衰退的新的资源

WISE是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的缩写,每年11月初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WISE是在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殿下的倡议下,于2009年创办的,旨在促进全球合作、为构筑教育未来寻求创新方案,把先进的教育实践推广至全世界。WISE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最高端和最具影响力的教育论坛,会议颁发的50万美元的教育大奖,有教育界诺贝尔奖之誉。今年是我第二次出席WISE。参加WISE是我的一个重要经历。近距离地与众多黑衣白袍的阿拉伯人交往,第一次知道中东石油国家并不都是土豪,这个人均GDP为世界第三的国家正在成为中东的文化和教育中心。创办这一论坛,以及多哈大学城,体现的是卡塔尔王室这样的远见卓识:当石油资源枯竭之后,教育和智慧将成为国家活力永不衰退的新的资源。

今年的主题是“为成效而投资:优质教育成就可持续、包容性发展”,8个核心议题包括创业教育、体制创新、重塑大学、技能鸿沟、早期教育、教师质量、新型投资、2030议程。去年的震撼已经化为亲切的重温,在熟悉的会场和程序之中,我们仍然有很高的期待。

米歇尔•奥巴马

开场最吸引眼球的是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主旨演讲,主题是《女孩接受教育的重要性》。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访中东,而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这种明星人物的演讲,关键看是否真诚、有个性和有思想,而非高大上的点缀、礼节性的说辞。虽然米歇尔站在那里,本身就是一个教育改变命运的标本,但她没有主要以个人经历说事,而是直面这样的现实:世界上有6200万女生没有上学,虽然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初等教育阶段基本实现了男女平等,但她们进入中学,仍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女孩在她们去上学的路上被骚扰、性侵甚至被淹死。就算女孩努力完成了她们的中学教育,甚至上完了大学,在很多国家,她们却发现她们找不到地方施展她们努力学习来的技能。

她的演说是问题导向的:为什么在初级教育阶段,男女生受到的教育更为平等,但到中等教育阶段女孩便处于落后地位?她的回答是因为小学时他们都被视作孩子,再往上的教育,女孩开始被视作女人,她们不得不承受其所在的社会的性别偏见,于是中学成为女孩在教育上开始落后的起点。米歇尔批评了认为解决女孩教育危机主要是资源问题的见解,认为首先是态度和信念的问题:父母是否认为女儿值得接受和儿子一样的教育?社会是否愿意废除那些压迫、排挤女性的法律和传统?女性是否能作为一个完全的公民享有同等的权利?她认为不能把“女童教育问题”和“如何从更广泛的社会范围内对待女性”这两个问题割裂开来。教育平等、性别平等的目标是不可能单独实现的,必须首先消除那些旧有的文化陈规和行为定式(如轻视女性的智慧、不让女性发声、打击她们的雄心)的影响。固然需要为女孩提供安全的校车、提供干净的卫生间和卫生产品,但必须首先消除那些给她们带来不安全的陈规陋俗,如认为女性受性侵是咎由自取、丈夫可以随意强奸妻子、强奸受害人是已残缺的物品、不配结婚、也没有任何未来可言等观念。必须强烈谴责性侵犯行为,并且直面并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