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东平:战火中的教育英雄 ——世界教育创新大会(WISE)侧记

作者 | 杨东平    发表时间 | 2015-11-24  来源 | 教育思想网公众号


创办这一论坛,以及多哈大学城,体现的是卡塔尔王室这样的远见卓识:当石油资源枯竭之后,教育和智慧将成为国家活力永不衰退的新的资源

WISE是世界教育创新峰会(World Innovation Summit for Education)的缩写,每年11月初在卡塔尔首都多哈举行。WISE是在卡塔尔基金会主席谢赫•莫扎•宾特•纳赛尔殿下的倡议下,于2009年创办的,旨在促进全球合作、为构筑教育未来寻求创新方案,把先进的教育实践推广至全世界。WISE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最高端和最具影响力的教育论坛,会议颁发的50万美元的教育大奖,有教育界诺贝尔奖之誉。今年是我第二次出席WISE。参加WISE是我的一个重要经历。近距离地与众多黑衣白袍的阿拉伯人交往,第一次知道中东石油国家并不都是土豪,这个人均GDP为世界第三的国家正在成为中东的文化和教育中心。创办这一论坛,以及多哈大学城,体现的是卡塔尔王室这样的远见卓识:当石油资源枯竭之后,教育和智慧将成为国家活力永不衰退的新的资源。

今年的主题是“为成效而投资:优质教育成就可持续、包容性发展”,8个核心议题包括创业教育、体制创新、重塑大学、技能鸿沟、早期教育、教师质量、新型投资、2030议程。去年的震撼已经化为亲切的重温,在熟悉的会场和程序之中,我们仍然有很高的期待。

米歇尔•奥巴马

开场最吸引眼球的是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的主旨演讲,主题是《女孩接受教育的重要性》。这是她第一次单独出访中东,而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这种明星人物的演讲,关键看是否真诚、有个性和有思想,而非高大上的点缀、礼节性的说辞。虽然米歇尔站在那里,本身就是一个教育改变命运的标本,但她没有主要以个人经历说事,而是直面这样的现实:世界上有6200万女生没有上学,虽然多数发展中国家在初等教育阶段基本实现了男女平等,但她们进入中学,仍冒着很大的风险。在全球范围内,都有女孩在她们去上学的路上被骚扰、性侵甚至被淹死。就算女孩努力完成了她们的中学教育,甚至上完了大学,在很多国家,她们却发现她们找不到地方施展她们努力学习来的技能。

她的演说是问题导向的:为什么在初级教育阶段,男女生受到的教育更为平等,但到中等教育阶段女孩便处于落后地位?她的回答是因为小学时他们都被视作孩子,再往上的教育,女孩开始被视作女人,她们不得不承受其所在的社会的性别偏见,于是中学成为女孩在教育上开始落后的起点。米歇尔批评了认为解决女孩教育危机主要是资源问题的见解,认为首先是态度和信念的问题:父母是否认为女儿值得接受和儿子一样的教育?社会是否愿意废除那些压迫、排挤女性的法律和传统?女性是否能作为一个完全的公民享有同等的权利?她认为不能把“女童教育问题”和“如何从更广泛的社会范围内对待女性”这两个问题割裂开来。教育平等、性别平等的目标是不可能单独实现的,必须首先消除那些旧有的文化陈规和行为定式(如轻视女性的智慧、不让女性发声、打击她们的雄心)的影响。固然需要为女孩提供安全的校车、提供干净的卫生间和卫生产品,但必须首先消除那些给她们带来不安全的陈规陋俗,如认为女性受性侵是咎由自取、丈夫可以随意强奸妻子、强奸受害人是已残缺的物品、不配结婚、也没有任何未来可言等观念。必须强烈谴责性侵犯行为,并且直面并破除禁忌:女性的月经并不有害也不可耻,要与将女性性征作为可怕的女性阉割和割礼的借口的行为进行坚决斗争。“如果我们真的想增强女性的力量,我们要保证在她们眼中,她们身体是骄傲的源泉,而不是痛苦或羞愧的源泉。”“如果我们认真地重视她们的想法,尊重她们的身体,给予她们能够实现她们潜能的教育,这些不仅能改变她们的生活,也能改变她们的家庭、国家。”当然,“在你们创造每一个新的项目的时候,在你们起草每一份政策的时候,在实施每一个项目的时候,要仔细想想女性真正需要什么。”

说老实话,听惯了妇联那样的官样文章,感到哈佛大学法学院高材生的思想和洞见果然见非同一般。米歇尔毫不掩饰的鲜明的女性立场,对女童强烈而充沛的同情心,使她对性别平等的认知深刻而锐利,并且从问题、原因导向了实际行动。她说美国政府已经发起了“让女生学习”计划,向那些生活于武装冲突地区的女孩投入教育资源,帮助世界范围内的女生上学。她说她非常期待与莫扎王太妃以及她的教育基金会一起共事,以帮助更多的孩子——尤其是青少年女性——实现他们从小学到中学的关键过渡。

愤怒的王妃

米歇尔在发言中说“在卡塔尔,有超过三分之二的大学生和近40%的劳动力是妇女。这并不是一个意外,很大程度归功于莫扎王太妃殿下的领导力。”

莫扎王太妃去年还是王妃。在去年的讨论中,我就见识了王妃的个性和魅力,以及她所受到的爱戴。去年的大会议题之一是“2015之后:没有完成的教育议程”。20009月,189个国家签署《联合国千年宣言》做出正式承诺:将全球贫困水平在2015年之前降低一半,其中的教育目标是确保所有儿童能完成初等教育。然而,这个目标并没有实现,至今全世界还有5800万适龄儿童没有上小学,1.24亿儿童和青少年失学。全球范围内每十个人中就有一个是文盲,7.5亿文盲,相当于整个欧洲的人口。每年有超过1400万起童婚发生,每天都有39000名女孩被剥夺童年。究其原因,包括2012年后遭遇的地区战争冲突和埃博拉病毒的泛滥;最主要的还是联合国动作迟缓和各国政府缺乏解决问题的意愿。莫扎王妃的发言令人肃然起敬,她的关注深入而且专业,完全不是礼节性的。她关心如何建设难民营,为生活在其中的人们提供必要的教育。她说:在紧急情况下实行的教育措施不能视为是临时性的,因为不知道这种教育要持续多少年。

今年的大会继续了这一议题,讨论“战火中的教育:从严峻挑战到有效回应”。莫扎王妃的致辞态度沉痛而凝重,她说“在这个区域,我们不仅瘫痪了,而且以光速倒退!”“讽刺的是,如果我们仅是倒退,情况要会更好。”因为在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前,伊拉克的小学入学率是100%,但目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至少有300万小学适龄儿童辍学。全世界辍学儿童有近50%生活在冲突地区,中东地区的武装冲突造成1300万儿童失学。王妃直言“我感到很愤怒,”“我感到痛彻心扉,对我的良心也是沉重的负担。”“在那里我们的学校变成墓地,我们的学生和教师沦为难民。”不仅武装冲突成为新常态,而且针对医院、学校、国际组织、教师和学生的打击也成为常态,国际基本准则不被遵守,对教育的袭击越来越明目张胆。冲突地区的儿童被迫加入恐怖组织,成为童兵。她的失望和愤怒在于伤害学校的武装暴力肇事者从来没有受到惩罚,联合国和国际组织无法有效地发挥作用。当然要依靠安理会、国际刑事法院,同时应当将成员国、公民社会、私营部门等很好地结合起来,更好地实施制裁和惩罚,包括金融方面的经济制裁。她仍然对和平抱有信心,因为和平是有感染力的,和平应当成为教育的一部分,应当“不遗忘任何人”,把人道援助与发展结合起来。她发出了这样的动员“我们要把愤怒变为一种力量,变为一种运动,去阻止暴力的发生!”

莫扎王妃不仅发声而且身体力行,探索以创新的方式,保障战乱地区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权利。这是一个战火中的教育王妃。2012年,她发起全球基金会Education Above AllEAA),发起通过提供优质教育促进人类、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全球性运动,致力于确保发展中国家的所有儿童,尤其是散布在各国的失学儿童能够获得受教育机会。EAA基金会发起的另一个全球项目Educate A ChildEAC,教育每一个孩子),通过复制成功的高质量课程,推广创新的教育方式。EAC24个国家的44个合作项目,已经为超过200万名失学儿童提供了支持,并计划在2015-2016学年年底前,将这个数字增加至1000万。这就是米歇尔•奥巴马所说的非常期待参与的事。

“阿富汗教育之母”

今年WISE大奖的得主是阿富汗教育家、62岁的莎肯娜•雅库比博士(Sakena Yacoobi),她是阿富汗学习协会的创始人兼执行总监。当她穿着伊斯兰的传统服装讲述她的奋斗时,全场无不为之动容。

莎肯娜•雅库比的父亲是个商人,对教育持有坚定的信心,从小支持她接受教育。“我的母亲总共怀孕16次,却只有5个孩子活了下来。妇女没有接受过教育,医疗设施匮乏。每一天,我都看到妇女或儿童被送去墓地。”从孩童时代起,雅库比就立志成为一名医生,她后来在美国获得医学博士学位,成为大学教授。然而,由于苏联的入侵,祖国沦陷了。“通过教育我获得了很好的生活和收入,但是我并不开心。我的同胞呢?他们在经受着什么?我的心在阿富汗,在我的同胞那里。”1992年,她访问了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营。“在如此绝望的环境中,我的心为我的同胞跳动。我问自己,我能为他们做什么?”和难民营里的妇女交流后,雅库比认识到“她没救了。我救不了她,别人也救不了她。她必须自救。”因此她想到通过提供教育,让她们接受培训获得技能,并给予她们爱和勇气。“是教育改变了我的一切。我意识到,我可以带给我的同胞的,是教育和健康。”

莎肯娜•雅库比博士

她把难民营中的父母接到美国安置后只身回到阿富汗,在塔利班的枪口下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为女孩办学,从难民营到秘密夜校,将教育带给同胞。阿富汗学习协会的第一个流动学习中心,开设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难民营。此后,协会陆续提供面向草根阶层的整全式社区教育,包括初级和中等教育、教师培训、健康教育以及妇女工作坊等等。从1995年创立至今,阿富汗学习协会累计接触了1000万名阿富汗人,培训了超过两万名教师,并对200万妇女和女童提供了基础健康教育。阿富汗学习协会的扶助模式在得到推广,为许多资源匮乏的人提供教育。她被誉为“阿富汗教育之母”。

雅库比的发言引起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全体起立向这位在战火中施教的英雄致敬。她向我们展示的是对和平和教育的信念,是改变现实的勇气和力量。在战乱频仍、恐怖主义肆虐的中东地区,她播散文明的种子,培植和平的土壤。她坚信“如果每一个儿童都接受教育,就没有战争。” 她呼吁大国的领袖应当向王妃学习,“不应该把钱都花在武器和大炮上,而是花在纸和笔上,花在学校上,然后他们就能够看到一个和平的世界。”

从现在开始行动

这是一些我们此前从不知晓的教育英雄,他们讨论和行动的,是我们不曾关注过的议题:4800万失学儿童、袭击学校和师生、童兵和童婚、冲突地区的教育重建。在WISE,我深刻地意识自己作为一个地球人、一个世界公民的认知盲区,甚至是道德缺陷。因为对战争地区和最弱势群体的关注,就是对人类共同命运的关注。

围绕这一重大议题,参与讨论的还有许多杰出人物。荷兰储妃玛贝尔•范•奥兰杰是自由、正义和发展的倡导者,她发起创办国际组织“女孩不当新娘”,致力于结束童婚。由300多个民间社会机构在50多个国家展开行动,通过全面参与社区倡导,引导社区领袖发声,为女孩提供教育机会,延后其结婚时间 。

另一位嘉宾格拉萨•马谢尔是曼德拉的第三任妻子,国际著名的妇女和儿童权益活动家,曾任莫桑比克第一位教育部长。她为教育和全球发展作出的贡献获得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她的发言十分犀利,极具感染力。面对武装冲突正在剥夺许多儿童的未来,她说“教育正在遭到袭击。我们绝不能接受这种暴力的常态化。”

有“和平斗士”之称的非洲和平活动家莱伊曼•古博薇,是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她在利比里亚战争中为那些未成年士兵疗伤的经历,使她意识到“做母亲的女性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改善这个社会。”2002年,古博薇组建了“利比里亚妇女和平运动”,成功地跨越了种族和宗教的界线,把基督徒和穆斯林妇女联合起来进行非暴力抗议活动,逐渐成为利比里亚和平进程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声音,并在2003年促进政府与反对派武装和谈与结束战争中起到了关键作用。

WISE归来不久,巴黎发生了令人震惊的恐怖事件。人们发现战争并不遥远,冲突地区和弱势人群的境遇与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息息相关。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战火中的教育格外重要,战火中的教育英雄格外令人钦佩。她们所倡导的理念:教育至上、不遗忘任何人、女孩不当新娘、和平应当作为教育的一部分等等,具有普适的价值。他们在最困难的条件通过创新的方式实施教育的许多行动,则可以使更广大地区、更多的人群受益。例如雅库比的阿富汗学习协会的工作模式;例如2014WISE教育奖得主英国人安•科顿,她在非洲撒哈拉以南国家开展女童教育,开创并发展了蜚声国际的女童教育模型;例如2013WISE教育奖得主、哥伦比亚新学校基金会创始人兼总监维姬•科尔伯特女士,她与同事共同创造的“新学校”教学模式,不仅极大地提高了哥伦比亚的入学率和基础教育质量,而且在拉美国家以及其它国家和地区具有深远影响。这就是WISE所倡导的理念:通过教育创新促进教育公平。正是在WISE,我惊讶地认识到,这个以教育创新为名的国际论坛,坚持的核心价值却是教育公平,关注和改善世界最弱势地区和人群的教育,从而将教育创新与教育公平有机地联接起来,彰显着教育作为一种人道主义的伟大力量。这极大地更新了我的教育认知,自去年会议之后,我们正在将这一理念推广到中国。

另一个重要发现:WISE的教育英雄都是女性,如以上介绍的各位。这是一个女性的主场,在一个伊斯兰国家!这一事实所揭示和隐喻的,十分丰富而深刻。来自121个国家、不同宗教、不同种族、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2272名代表聚集一堂,向战火中的教育英雄致敬,呈现的是教育促进人类和平、教育改变未来的动人图景,而女性是其中最为关键的力量。回到米歇尔•奥巴马关于女性教育的讲话,她呼吁从现在就开始行动,从这次峰会开始;而且,她呼吁男性的参与:“今天,让我向所有在座的男性说,我们需要你们。对,我们需要你们。作为父亲、丈夫,或只是作为人类的一份子,这也是你们的战斗。”

是的,促进教育公平、保卫世界和平是我们每一个人共同的战斗!

                              20151121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