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字数码字“〇”之起源考

作者  |  贺金波   刘晓      发表时间  |  2012-01-01         来源  |  互联网


数码字在经济活动中用途极为广泛。汉语数码字有大写和小写两套系统。大写数码字是“零、壹、贰、叁、肆、伍、陆、柒、捌、玖、拾、佰、仟、萬、億、兆”,小写数码字为“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亿、兆”。这些数码字,除“〇”以外,其余的毫无疑问都是汉字;而“〇”似乎是一个另类:首先,它是一个独立完整的音义结合体,《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都收有这个“〇”,注音为“líng”,释义为“数的空位(同零)”,似乎完全具备一个汉字的资格;但是,从书写上来看,其笔画是无法分析的,汉语的横、竖、撇、点、折等五种基本笔画能够描写其他任何汉字的结构,在“〇”这里却毫无用武之地。作为其他汉语数码字,甚至其他所有汉字的一个另类,“〇”在字形上倒与阿拉伯数字的“0”很相似,那这个“〇”是从“0”演变而来的吗?


其实,“〇”这个“字”在汉语系统里,古已有之。撇开“〇”在甲骨文、金文中就用作构字符不谈,在二千多年前的西汉时代,“〇”作为独立的负载特定意义的符号,就常见于当时的古星图。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西汉《五星占》,列有从秦始皇6年到汉文帝3年期间木星、土星、金星的位置,其中“〇”就是表示“星”的符号(刘云友《中国天文史上的一个重要发现》,《文物》1974年第11期)。表示“星”义的“〇”的读音,迄今发现的最早记录是,“唐史载武后制字十二”,其中“〇”音义同“星”(明·顾起元《说略》卷十五)


武周制字“〇”表“星”义,与表示数值0概念的“〇”没有语义联系。而隋唐宫廷乐谱《燕乐半字谱》用“〇”表示乐谱中的空位,相当于今天的休止符,似与表数值0概念的“〇”不无关联:隋唐乐谱中的“〇”在功能上已经很接近位值计数时的空位。有意思的是,隋唐乐谱用“〇”代表休止符,而现代简谱用“0”来记录休止符,这绝不仅仅是一种巧合:“〇”从隋唐乐谱中的空位符号,完全可能泛化为包括数值计数在内的一般意义的空位符;而阿拉伯数字“0”本来表示一般的0概念,借用到简谱中记录音乐空位,又具有“返源”的意味。


隋唐乐谱空位符号“〇”在使用上的泛化很快在后世成为现实:刊刻于宋绍兴31年(公元1161年)前后的现存最早的韵图《韵镜》,就大量使用了“〇”这个符号,表示无此音节,即有此音而无此字,──“〇”在这里代表音节的空位;与此大致同时,人们在圈点刻本书时,在段落与段落之间也用“〇”做标识,“〇”还有专门的读音:读若“圈”,──“〇”在这里代表段落间的空位。还是在此前后,金世宗大定20年(宋孝宗淳熙7年,公元1180年)修成《大明历》,首创用“〇”来表示天文历法计数中的位值空位(《金史》卷二十一,卷二十二),──至此,“〇”的性质发生了质的变化,它可用来代表计数中的位值空位,正式演变成数码字“〇”。


有人认为:“南宋蔡沈的《律吕新书》内,把118098用文字表示为十一万八千□□九十八。这□□即代表空白。画方时一快变成〇了。大约江南在南宋末,北方在金末元初,数学著述中都出现了〇的符号。”(蔡美彪主编《中国通史》第七册,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其实,这里的“□”也好,快写成“〇”也好,与表示0概念的“〇”明显不同:它这里一个系位需用两个“〇”,一个表系数,一个表位数,不具有0概念系位合一的性质。所以,《律吕新书》的数字表示法只是个人的书写行为,它显然不是数码字“〇”的真正来源。至于“江南在南宋末,北方在金末元初,数学著述中都出现了〇的符号”,这正是当时“〇”已正式演变成为数码字的必然结果。


“〇”何时取得、如何取得“líng”的读音,是有关数码字“〇”起源的另一问题。上文已指出,在宋金时代表示0概念之前,“〇”曾有过两个读音:一是武周制字表“星”义的“星”音,再就是宋代刊书标识段落间空位的“圈”音。0概念的“〇”与“星”义“星”音的“〇”只是偶然同形,可略而不谈;而0概念的“〇”既是脱胎于表示乐谱空位、音节空位、段落间空位的“〇”,为何没把“圈”的读音一同借来,倒是有点耐人寻味。“〇”读若“圈”,这个读音如同把“〇”读作“环”、“框”一样,音响形象(能指)与概念(所指)联系过于紧密,不太具有符号的任意性特点,所以行而不远。“〇”取得“líng”的读音,当与“零落”之“零”演变为汉语大写数码字“零”有关。《说文》:“零,余雨也。”段注:“谓徐徐而下之雨……引申之意为零星,为凋零。”“零星”又引申为“零头”。用汉字“零”表0概念,首见例同“〇”表0概念一样,也在宋绍兴年间:赵彦卫《云麓漫钞》:“城成,周六里半零六十五步,高三丈。”“零”和“〇”都表示0概念,所指相同;没有合适读音的“〇”借用“零”音,非常自然。宋·丁度《集韵》卷四:“零……又姓。或作□,亦从泠,古作□。”“零”作姓氏可写做“□”,快书成“〇”,“零”“□”“〇”在这里通用,“〇”读“零”音,很好理解。


总之,“〇”表示0概念,是从用来标识乐谱空位、音节空位或段落间空位的符号“〇” 变化来的,又借用了同样产生了0概念词义的“零”的读音;“〇”和“零”表示0概念的首见例都在南宋初年;它与阿拉伯数字“0”没有演变上的源流关系

作者贺金波系井冈山大学数理学院讲师,刘晓系井冈山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网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