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俊:每个家庭都可以是书香门第

作者  |  邓瑾       发表时间  |  2015-04-04       来源  |  博雅小学堂  

   

由于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国际上最新的教育理念、书籍乃至课程等,现在都很容易获取。在国内上国际学校,或者出国上本科甚至中学,也是很多家庭的选择。

但往往只有出过国的人才了解,在海外,中国文化的根是多么重要,这不仅仅是安身立命之所,也是在一个多元文化中发挥自己独创性、赢得别人尊敬的源泉。

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在中国注定要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时候,在我们的下一代也最有条件具有国际视野之际,我们中国人有没有可能产生基于我们的历史和文化,同时又放眼世界、海纳百川的崭新的教育观念和实践,去滋养我们的子子孙孙?

我相信,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是下一代人的历史责任。

台湾道禾书院创始人曾国俊二十年前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华人教育的下一步。二十年来的教育实践,让他的答案越来越清晰。在北京还是天寒地冻的时节,我们在顺义郊区罗马湖畔的培德书院拜访了曾先生。


                    ——邓瑾 (博雅小学堂联合创始人)

做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教育

——专访台湾道禾书院创始人曾国俊

文 博雅小学堂专访、整理


曾国俊先生

请豪华顾问团为女儿办学

1993年,曾国俊,这位台湾的艺术家喜获千金。女儿两岁时,他带着她到处找学校,找着找着,干脆决定自己办一所幼儿园。艺术家爸爸把这个幼儿园盖得像个画廊,像个艺术空间。

后来,女儿上小学,他又接着筹办小学。

筹备期间,曾国俊邀请台湾教育、文化领域的40多位委员一起出谋划策,大家整理出来三个方向。

第一:要办人文知识与人文素养均衡发展的学校,人文知识虽然重要,看得见的是成绩,是分数,是比赛,但看不见的是态度,是价值,是知行合一,是跌倒了爬起来的意志力,是美的欣赏力。

第二:要办东方与西方均衡发展的学校,整个华人世界十几亿人,到目前为止没有属于自己的教育,现在所有的教育体制大都是从欧美国家引进,所有的人都是花佰万的代价到国外去把别人的东西学回来,教自己的子弟,到目前为止,华人的课程模式,教学教法,师资培育,考试升学等所有的一切模式,主要是借用欧洲先进国家的教学制度。

曾说他想做的教育“道禾教育”是想办一个根深于华人自己文化的教育,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

第三:要办身心平衡的学校。当时不管是大陆、台湾,还是新加坡,普遍重视身体的发展,忽视心智的发展,灵性的发展。

要办一所人文素养与人文知识均衡发展,东西方均衡发展,身体心灵均衡发展的学校,第一个是硬件,虽然硬件只是其中一个载体。但是必须从硬件讲起,因为环境资源也是一种资源。空间、设计、色彩等所有的一切,必须符合你的课程的教学模式,它必须是温和的。

现在整个北京,所有的学校,基本上是软硬件不相称,课程理念说得天花乱坠,教学现场跟理念毫不相干。有的学校是砸大钱,但是它盖出来的空间跟孩子没有太大关系,那是大人要的东西,不是孩子要的东西。

道禾教育的学校里面,所有的门和玻璃全部是落地的,可以直接看出去,门如果推开,人直接走出去,打开窗,蝴蝶会飞进来,前有花园,后有院,人在室内如同在室外。

用自然的、原型的、有机的、可建构的材料,手工制材,不要太多的加工。比如拿一根木头,它有不同的弯曲,然后截成不同的长短段,然后自己再去打磨,它在组合重叠的时候,就会有很多挑战,这些大自然的素材,它是充满有机、原形、手工、可建构的,所以沙、木头、石头、贝壳、水果、木、树枝、种子等等,都是最好的环境材料。


曾国俊在北京参与创办了培德书院。这是在里面做手工的孩子

道禾教育在使用或选择自己的空间元素时,用自然的、有机的、手工的材料,这是孩子所需要的。孩子接触到纯天然的、纯自然的东西,孩子的触觉、嗅觉、味觉等,所有的感觉、感官可以内化,成为内在的一部分。削过的铅笔,有木屑的味道,晒过的棉被有太阳的味道,踩过的泥土有土香的味道,去玩沙知道沙的可塑性非常强,这些东西不是用文字告诉孩子,而是想办法内化成孩子内在的一部分。要把教育转化成真实的生命经验,环境就是真实的,内化的体验场所。

内地很多幼儿园色彩鲜艳,说好听叫活泼,说不好听叫做五味杂陈,五色令人麻木,所以道禾教育学校的桌子、椅子、榻榻米的目的是隐掉,不是突显。学习的主体是孩子,教室里你是要看到孩子的表情和眼神,还是要看到你涂的那些五颜六色?如果认为应该以学习者为中心,以教室为中心,那么如何尊重这个观念,就从你的桌子、椅子、柜子开始。

现代书院式的耕读村落

1996年,曾国俊带着六、七个老师去德国,看华德福教育。

在德国的学院参观拜访两个星期,曾觉得华德福学校是目前为止他看过的最好的教育。但它不是中国人的教育。它整个的哲学思想,它的灵性科学,它的美学观念,它所使用的课程,所有的一切,全部是来自于德国,来自于奥地利,来自于欧洲。

华德福的书的颜色全部混在一起,颜色全部融合在一起,有一种浪漫的混搭,像彩虹,所有东西都像彩虹。这个颜色的处理跟华德福相信孩子在7岁之前总是梦幻有关,华德福教育认为越保留孩子的幻想越有利于未来的创造。

中国的色彩当中,有可能见到类似这样的东西,中国的水墨画,有丹青,有朱红,有各种矿物质原料做出来的。

华德福教育对三个阶段的发展,有一个非常清晰的诠释,它每一个课程的安排都呼应着它的身心灵,而不是独立存在。为什么7岁我要给他这个,8岁我给他这个,10岁我给他这个,14岁我给他这个。

对于人的发展,目前说得最清楚的,就是蒙台梭利和华德福。经过百年的论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