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学校:数字时代,iPad教学革命来袭

作者 华琪   发表时间 | 2014-01-09   来源 外滩教育



“1万年前,每个成年人都要能杀死动物,以及准备食物,或者知道哪一种食物和蔬菜是好还是坏,要懂得辨别有毒的蘑菇。一个50年前的船长需要通过星星知晓它的位置。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丧失这些技能,仍然活下来了。我们得承认技能的退化和交替。学校必须思考和适应这一趋势。你不能够像过去那样,做同样的事情,期望能解决所有问题。”

20138月,荷兰各开设了 所“乔布斯学校”。这些学校服务 1000 多名学生,主要借助 iPad 上的应用来替代传统的教科书、黑板等教学工具。学校不分年级,孩子们分为 4-7 岁和 8-12 岁两组。在这些学校里,没有传统教学观念中严格的课程表和让学生正襟危坐的课堂,孩子们通过 iPad 获得各自选择的教学资源,以自己的进度完成课程。学校里仍然有老师,但他们的任务不再是传授知识,而是扮演“学习教练”的角色。

乔布斯学校的创始人莫里斯向外滩教育记者详细介绍了全iPad学校的方方面面。

在乔布斯学校里,通过 AirPlay 投射到大屏幕上的 iPad 界面替代了传统的黑板

iPad实现教学的乔布斯学校,基于荷兰一个半公共组织“新世纪教育基金会”的理念建立,莫里斯(Maurice de Hond)是基金会的负责人,同时也是这种新型教育模型的建立者。

他在接受外滩教育记者采访时说:“孩子的大脑要比你想象的能做更多事情。今天,在荷兰有超过 1/3 四岁以下的学生在用平板电脑。一场蹒跚学步的革命已经在我们眼皮底下发生。当这些孩子长大回顾童年时,虚拟世界在他们生命之初就陪伴左右。”

“我们正从知识收集者逐步进化为知识处理者。孩子们不再需要记住生活中必须的所有知识,就像我们小时候在学校学习的那样。今天重要的是发现、评估和展现这些知识和信息,以及快速获取那些对你来说很重要的技能。21 世纪的重要技能,除了数字技能外,沟通、创造力、合作、创意、辩证思考、适应性和解决问题的能力都处于核心。”

为 2030 年准备的学校


新“乔布斯学校”校园的规划图

2011 年,教育家兼科技小说作家马克·普伦斯基创造了“数字原住民”一词,用于形容在充斥着电脑、电子游戏以及其他高科技环境下长大的第一代孩子。在 iPad 问世后,这个词被赋予了新含义。iPhone 的屏幕太小,幼儿很难准确方便地操作,iPad 个头大且成像效果更好,能被全家使用。汉娜·罗辛在 2013 年 月号的《大西洋月刊》上将这些最早接触 iPad 的孩子称为“触屏一代”,“研究儿童媒体的专家立刻意识到 iPad 将改变世界。”她说。

莫里斯有个小女儿达芙妮,今年 岁半。在她还是个婴儿时,就会用手指在 iPhone 上玩游戏。她一岁半时,家里买了台 iPad,她很快就学会了怎么用。从那时候开始,莫里斯和妻子会定期下载各种程序给她玩。莫里斯对我说,“你观察孩子们怎么玩 iPad 会觉得很惊奇,我的小女儿才 岁,但她能像个 岁孩子那样在 iPad 上用手画画,能用三种语言从 数到 20(她母亲是个古巴人),会用传奇小裁缝(Toca Boca Taylor)给游戏里的人偶设计出许多十分复杂的服装。对她而言,数字世界是生活的一部分。”

在一段 Youtube 视频里,达芙妮趴在床上,熟练地用手指按照 iPad 软件的指示画出“S”,她也能很快找出一只小狗的图样,填入画面的空缺处,伴随着软件任务完成时的音乐,咯咯笑起来。

莫里斯出生在 1947 年前,在他长大的 1950 年代,有电车、黑胶唱片、打字机、老式电话和足球。他给记者看了一张他骑在狗上的照片,“那时,马路上没有什么车,现在这条路已经很难找到停车位了。”在他读小学时,超过 50 个孩子挤在一间教室里,埋头在纸上涂涂画画。

他的第一个孩子马克出生在 30 年后的 1977 年,在马克长大的 80 年代,彩色照片广泛普及,便携打字机和无线电收音机开始流行,黑白电视作为奢侈品进入富贵人家,也渐渐开始有人开汽车。那时候的课堂里,一个班的孩子少了 2/3,学生们埋头在纸上涂涂画画。

又过了 30 年,在 2009 年 月,他最小的孩子达芙妮出生了,她长大的世界,是星巴克、H&M、苹果电脑和 iPad 的世界。学校的景象却和 30 年前并无不同,学生们埋头课堂,用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我和我的两个孩子都生长在技术巨变的时代,在我 岁时,荷兰第一个广播电台开始广播,马克四岁时,家用 PC 诞生,达芙妮一岁时,乔布斯在苹果发布会上发布了 iPad,技术巨变改变我们生活的速度并不相同,但苹果 iPad 卖出的速度要比当年的电视机快 10 倍。”莫里斯说。

唯一相同的是,学校变化不大。他前一段时间曾去拜访马克小时候念过的小学,一样的书桌,一样的黑板,类似的教学工具,老师在台上讲,学生在台下涂涂画画。

“现在的学校更像是储存过去的一间博物馆,而不是某个为未来生活准备的地方。”

达芙妮和她的朋友将在 2030 年毕业,他们必须要为那时候的世界做准备。17 年后,世界会变成什么模样?学校会变成什么模样?“肯定不是现在这样。”莫里斯说。

“学校教育几乎为了赶上数字时代一直在努力改变。孩子们在数字领域获得的技能和知识几乎都在校外完成。就像一个学生告诉我的:老师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但并不知道我知道的事情。”

于是,他和 O4NTE4NE 基金会的同伴们设计了一种全新的学习模式,他们称之为“乔布斯学校”。这种模式的重要原则是,“你不能用新科技去做老事情,而是应该尝试新东西,看看如何适应现在的新情况。”

用 iPad 教学


乔布斯学校里,老师充当的是“学习教练”的角色

在乔布斯学校执教的老师 Yvonne Kieft 告诉记者,她做老师已经超过 30 年,在这里,一种全新的和孩子相处的可能性被打开,她有很多时间和空间去打磨自己的想法以及各种新的可能性,每天上班都充满愉悦感。

乔布斯学校大多数时候采用 iPad 教学。传统学校以班级为单位,老师只花很少的时间里对着一大群人上课。在这里,不同的科目分别在不同的大房间里进行,每个老师负责固定的科目,如阅读、算数、地理、语言、创新、技术等。学生们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不同年龄的孩子们坐在一起,每个孩子都会学自己的东西,比如玩一个程序,用一个 APP,或看一本特定的书。也可以组成小组,研究一个特定的主题。有时候老师也会带着小组做研究。“我只教他们语言(语法和拼写),以前是一位老师管 30 个孩子,现在 个老师共同对 150 个孩子负责,监督他们的学习过程。”Yvonne 说。

“我们也用纸、笔和书本,但只用 1/3 的时间做和普通学校类似的传统教学。在传统教学里,你可以选择讲授知识,也可以用一些 Youtube 影片或是特别的 APP 来上课。这不是选择 就不选择 B的问题,有时候两者皆有。”Yvonne 说。

每一门科目都有不同类的 APP 可以使用,工具软件会不断地提醒家长和老师孩子正在做什么,学到了什么,取得了什么进步。每个孩子的课程表由老师、父母和学生决定,周更新一次,如果某一款孩子在用的应用不够有趣、成功,可以在 APP store 里更换。

LetterSchool,这个游戏教你如何更有效地写字母,而且比任何书法教科书都更有想象力;FlightRadar24Pro 里,能实时看到全世界所有的飞机,点击一架飞机,就能看到它的飞行路线,以及其他相关数据(高度、速度、预计到达时间等)。“可以从这里衍生出许多计算题、地理和其他知识,甚至可以用类似的 APP 做许多学校项目。”莫里斯补充说,WikiWeb 也是一个流行的APP,打开它,能用一种十分美妙的方式了解维基百科,了解知识之间的联系。

“在传统的学校,老师只能在自己知识范畴内,以相同的速度向学生们传递知识。现在有很多程序以及教育网站直接面向孩子,并能根据他们的程度调整内容(这些被称为自适应教学工具)。这意味着孩子只要学会了可以一直学下去。数字时代,老师没必要懂得所有的知识,比如,现在学习编程很重要,一般的小学里不会教这些,老师不会也没关系,在这里,利用 APP 和网站学生可以自学,年长的孩子会教年幼的孩子怎么做。我们的学生们就是这样学会做 PPT 的。老师只要组织以及监督这一过程就行了。”

造一所虚拟学校


学生可以通过不同APP来学习不同课程

乔布斯学校还有一系列为这个模式专门开发的软件工具。“就像建立一所实体学校,你需要石头去建造一栋楼,设计楼的功能、家具、黑板等等,我们的工具就是建造虚拟学校的这些东西。”莫里斯说。

S-cool 工具可以被描述为一款智能、互动的学校日历,当学生携带平板电脑到学校后,它能自动为学生签到,并自动显示课程表。这款工具可以让它和其他老师、同学分享信息,学生可以创造自己的活动,并邀请其他同学加入。可以记录每个人的活动信息,也可以记录团队项目,这意味着照片、视频、文字介绍、截屏、相关报告都可以在 S-cool 工具的相关档案中找到。学生自己,老师和家长们都能看到这些内容。

S-cool 空间是一个具有虚拟现实景观的校园,在虚拟操场上可以遇到其他虚拟学生,只有同一所学校的学生可以接入这一空间,学生可以创建自己的网络化身,即使不在学校,也能和朋友们进行交流。这个学校里,学生和老师还可以便捷地创建新空间并维护它。学生可以通过即时交流工具skypefacetime 进行联系。

S-cool 项目是学生的项目管理工具,学生可以组团做研究项目,结果以视频、音频、图片、思维导图、动画或电子书等方式输出,这款软件是为了方便老师和学生之间的协作和交流而研发的,每个项目的课题,参加学生和期限都会得到记录,每个项目都有独立的讨论区,每个成员可以接入项目草案,老师能接入项目成品,可以打分。完成的项目会添加到学校项目数据库。

iDesk Learning Tracker 能够记录孩子们使用教育类 APP 做了什么,譬如学生用了哪些应用软件,在每款软件上花了多少时间,达到了什么程度,它可以显示单独学生的情况,也可以与其他学生做比较。家长可以通过访问它跟踪自己孩子的学习进度。

除了 iPad,学校还引入了其他一些教学工具,比如一种模块化编程玩具 Littlebits,启发孩子们的创造力。

“这有点类似 Mitra Sugata 在 TED 上提出的云中学校,在我们这里,启发孩子的好奇心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使用电子设备并不意味着蚕食体育锻炼、社交或是孩子亲近大自然的时间,数字设备的普及让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变得更容易。”莫里斯说,“最为渊博的学者也未必知道所有问题的答案。在荷兰,一个12岁孩子每天的平均上网时间是 个小时。这也将成为学校教学的一部分,学习将在各种地方以各种形式展开。”

“我们得承认技能的退化和交替”

最初用iPad的孩子难免分心,但很快他们就觉得学习是一件有趣的事

在最初的 个星期,每个人都要努力适应这种全新的教学方式。最初,学生们独立学习有困难,缺乏自制力,容易分心。

乔布斯学校调整了管理方式,有一种惩罚是,如果学生们成天在用 iPad 做无关的事情,或是没有达到要求的话,就不能把 iPad 带回家。

“我们预测 5% 的学生更适应传统的教学方式,他们将最终转学。但还有更多的家长想把孩子送到这所学校里来。我们已经有了很长的等待名单,还在不断收到各类邮件询问。有家长专门从一个小村镇搬到另一个小村镇就是为了把孩子送到我们学校里来。”莫里斯说。

将 iPad 引入课堂,在教育界一直存有争议,有家长觉得不安,也有老师心存怀疑。罗辛在《触屏一代》里描述家长的矛盾心境:一方面他们希望孩子能够熟练掌握数字技术,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过早过多地接触数字媒体会毁了孩子们。

今年 月,美国洛杉矶的联合学区开始实施一项耗资 5000 万美元的计划,在包括从幼儿园到 12年级的 47 所学校内,为 万名学生每人配备一台 iPad。得到的反馈不尽相同。

在洛杉矶西南部的韦切斯特高中,学生们只用了几天就突破了过滤软件,上 facebook,在 Pandora上听歌。但在另外一些学校却获得了成功。马萨诸塞州伯林顿高中从不锁定学生的 iPad,但用合适的软件让学生们远离网络色情内容,学生们使用它进行一些很酷的研究项目,在第一年结束时取得的调查结果显示,该高中有 75% 的学生说,iPad 让他们变得更有条理了。

美国幼儿教育协会在 2011 年就推荐将互动屏幕引入早教教室,其发布的一篇报告说,只要使用恰当,科技和互动媒体的确能帮助学习发展。

“什么事情做多了都不好,无论是阅读、弹钢琴、踢足球或是用电脑。就我们的观察,用 iPad 学习的孩子们在学习过程中更加主动,也更有乐趣。当孩子们来上学的时候,会很兴奋地说‘太好了我要去上学了’,但在传统学校,这更多的是责任。”莫里斯说。

对于“iPad 进课堂”的担忧和反对,莫里斯认为,这和年龄有关系。老年人总认为年轻人在做些不好的事情,他们在过去做的事情才是标准。世界在飞速变化,老年人变得愈加难以适应。

“在 1830 年,第一辆火车发明出来时,人们说行驶速度超过 20 千米/时是对人体健康是有害的。我的父母告诉我,看太多书(特别是光线不足时看书)对眼睛也非常不好。许多都是怀旧、浪漫、不真实的说法,没有确凿的医学根据。”莫里斯说,“世界在变化,在西方大多数人都拥有互联网,相对于过去,无法下结论未来会变得更好,还是更糟,但你应该让孩子们准备好迎接未来的世界。”

莫里斯的女儿现在岁,使用 iPad 至少 年了,“至少我没有看到她视力下降或是其他影响健康的迹象。相反,她相比她在古巴的表弟懂得更多,拥有更多技能。”

1万年前,每个成年人都要能杀死动物,以及准备食物,或者知道哪一种食物和蔬菜是好还是坏,要懂得辨别有毒的蘑菇。一个50年前的船长需要通过星星知晓它的位置。现在大多数人都已经丧失这些技能,仍然活下来了。我们得承认技能的退化和交替。学校必须思考和适应这一趋势。你不能够像过去那样,做同样的事情,期望能解决所有问题。”


原题 荷兰乔布斯学校的iPad教学革命]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