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周刊/中文版:消灭教室

作者 | 李潮文 李志刚 林坤   发表时间 | 2013-11-04   来源 | 商业周刊/中文版


商周中文版-消灭教室

“本质上,线上线下的需求是一致的,就看效果谁更好。现在线下效果更好一点。这就是互联网教育没有到爆发阶段的原因。只有某一天,大家不在意文凭了,就是自我完善的需求,互联网教育才会产生超乎想象的爆发,互联网对学习的推动才会产生质的变化。”
到那一天,这些创业者们重温《墙上的另一块砖》这首歌一定会感慨万千:“我们不需要灌输式教育/我们不需要思想被控制/教室里充满了黑色幽默/老师请让孩子们自己待着/嗨!老师!让我们自己待着/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谁能颠覆新东方?

此话一问,新东方笑了。《中国合伙人》再苦逼励志,俞敏洪再后悔上市,新东方再亏损关校,它仍然是中国最大的民营教育培训集团,引领8家海外教育上市公司,2013财年营收接近60亿元人民币,地位不可撼动。

新的教育创业者也笑了。他们没想去打倒新东方,在互联网教育领域,新东方并不是一个标杆。俞敏洪多年最担心互联网的冲击,但到了新的历史风口,新东方可不是能飞上天的那头猪。

徐小平也笑了。俞敏洪的这位合伙人,后来转型做投资人,说如果雷军和俞敏洪都做互联网教育,他一定赌雷军赢。“我们此刻正处在时代的转折点上,传统教育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完蛋,像雪崩一样。像新东方这种传统教育公司就面临巨大的危险,因为互联网教育是不需要教室的……

更多的用户也笑了,网络课程多元选择,而且免费。更多的家长和孩子也笑了,不再疲于奔命各个教室,还能线上交流分享。更多的投资人也笑了,又一块淘金之地,2013年前8个月,共有23家在线教育公司获得融资……

但是,更多的人也哭了。中国作为一个教育大国,传统教育被过度功利化、商业化宰割还不罢休,更有未来的互联网教育,难道还将继续只是满足于做一个赚钱的生意吗?哈佛有《公正》、耶鲁有《死亡》等公开课,难道我们只能有开网店指南、如何考公务员课程吗?

乔布斯原本最想改变美国的教育,消灭教室,但中国即使人手一个iPad,这些内容商、渠道商、平台商能否做出无愧于这个时代的教育创新?

毕竟,教育是国家民族振兴之本,而互联网民主工具最有可能拆掉学校的围墙,冲击僵化的体制,用情怀和大数据让大众享受优质教育资源……中国的教育市场并不能天真地期待一出“音乐之声”,但是应该重温平克·弗洛伊德那首控诉教育扼杀人性的经典歌曲《墙上的另一块砖》(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我们不需要灌输式教育/我们不需要思想被控制/教室里充满了黑色幽默/老师请让孩子们自己待着/嗨!老师!让我们自己待着/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让互联网教育的颠覆性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让新东方的自我革命更彻底一些吧,创业者们上着课唱着歌,在加速拆掉教育迷墙上的一块块砖。


互联网教育模式很多,徐小平总结为三个方向:通过互联网来上课,通过互联网下载教材,通过互联网找老师,而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MOOC)将会爆发。

第一首歌,是沪江网唱的草根社区之歌:“我们有圈子/我们为草根/估值2亿美元/移动端做得也很好/嗨!新东方!语言类地位不保哦/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沪江网让人意外的是,创始人阿诺做免费外语论坛积累了大量用户,在他开了网校之后,用户跟随而来,目前沪江网注册用户达4000万。今年7月,沪江网B轮融资约2000万美元,创下在线教育领域近年最大单笔融资纪录,公司估值达2亿美元。一位投资人承认看走了眼,沪江网此前每轮融资他都谈过,但估值很高,他最终错过了。

“我们肯定不是教育公司,我们是互联网公司。”阿诺说。沪江网位于上海张江科技园区,墙体明黄色,茶水间有水果点心,办公室里还有幼儿园,几个年青老师戴着耳机在测试新上线的课程。

阿诺说自己不是好学生,所以知道“差生”的痛苦。他1998年到上海读大学,花了半年学习讲普通话。2001年,BBS很火,阿诺办了一个外语论坛,希望英语学习者分享、交流。无心插柳,论坛访问量逐年升高,到2006年用户达到20万,沪江网正式投入公司化运营。

“找到商业化路径,只是证明我们没有做错事情、站错队伍。”阿诺说,从办网站第一天开始,他就坚信互联网教育能够改变不止是一代人,“几千年前是私塾教育,现代社会有了教育机构,互联网还不能改变教育的本质,但可以让孩子们不被逼着学习,而是找到更好的学习方法。”

很多用户一直追随沪江网,把这儿当成学习和交友的平台,但论坛并不能完全满足学习需求。有一些老师出没,人气很高,沪江网请他们录制课程,2009年推出网校。与大多数网校用视频课程的“重模式”不同,阿诺采用PPT+语音的“轻模式”。2012年,网校用户达到了200万,收入占沪江网总体的四成。

而这种模式在移动时代也有优势。沪江网开发了十多款App,直接把网校内容延伸到手机端。“PPT+语音在手机端传输没问题,其他视频形式比较难。”经纬资本前投资经理梁热说,沪江网的移动变现能力很强。

但沪江网也有隐忧,流量和用户的增长都有不确定性。其课程门槛不高,以语言类为主,比较难扩展到其他产品;用户群相对集中,基本上是大学生和工作几年的白领,如果往前做K12(6-18),也有难度。

阿诺最想改变越来越大的教育鸿沟。他说,上海每年初中升高中比例不到50%,高中升大学比例也只有50%,“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只有25%,其他地区比例更低,学习能力有限以及掌握较差学习资源的人是占绝大多数的。”上海闵行区育苗小学几百个孩子在沪江网上课,“上海有一百多所打工子弟学校,我们只去了十多所……

这有点像可汗学院(Khan Academy)的“翻转教室”模式(flipped classroom,线上教育、线下辅导)。打工子弟学校的老师连普通话都不会说,更不要说教英语了,沪江网送他们充值卡,老师帮助批改作业,处于教育边缘的孩子们讲比老师还标准的口语——这正是可汗学院被大家津津乐道的“翻转教室”的意义。可汗学院是孟加拉裔美国人萨尔曼·可汗创立的非营利性教育组织,用网络影片免费授课,堪称世界最大网校,已获微软、谷歌的投资。


未来网上教育将从现在占市场的10%涨到40%。俞敏洪在一次教育论坛上说,未来教育有三大模式:地面教育、互联网平台供应商、内容提供商,新东方不做平台,而是内容提供商。

第二首歌,从粉笔网到猿题库的创始人李甬唱了垂直互动之歌:“我们不做大V/我们有练习题/公务员市场多大啊/用户欣然付费/嗨!新东方!考试题库你不多哦!/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李甬最早在教自己孩子的时候看到教育的弊端,没有一个平台能查询老师的专业程度、授课风格、学生评价等信息。2012年,时任网易门户事业部总裁的李甬离职,带着几个老部下创办了粉笔网。“学习,从粉一个老师开始”,这是一个垂直微博网站,想做名师的大号微博。

粉笔网忽视了一个核心因素:老师的驱动力。梁热说,“老师是个文人,就算赚钱,也是闷头赚钱;那些名师周末去讲一堂课就赚2万,一年能赚几百万,没有动力去维护微博。”红点投资合伙人谢晨星说,粉笔网和创新工场投资的多贝网、百度投资的传课网等类似,试图将授课从线下搬到线上,但受制于老师资源,处于探索阶段,商业模式尚待验证。

半年之后,李甬转型做在线题库。他们很早就想到了这种产品形态,也在粉笔网得到印证:最活跃的话题是关于考试题的。20132月,猿题库上线,主打公务员、司法、会计等职业类考试以及考研政治、K12高考题库等。对于一个人正常学习的三个步骤:学习、练习、考试,猿题库解决中间的练习,在PC和手机上都能进行。

与传统的教辅材料不同,猿题库声称有大数据分析和人工智能算法,能发现你的知识点缺陷。团队40多人,每门课程都有教研组。在公务员考试中备受推崇的名师沈栋,任猿题库首席研究员。2万多道公务员考试题,你做一段时间,猿题库会对你针对性出题。

但他们并不满足做一个迎合官场或职场需求的在线题库,而试图用互联网还原私塾教育。粉笔网副总裁李鑫说,“中国多年来最好的教学模式是一对一,因材施教,我们认为用技术可以解决。”

猿题库收费较低,一门课25/月,一次购买一年为138元。目前使用人数最多的还是公务员行测(行政能力测验),接近25万人。但用户付费的增长空间有限,你会花几千块钱去上个培训班,但最多花几十块钱买套习题。猿题库已获经纬和IDG700万美元B轮融资。

梁热认为,区别于电商,教育C2C模式会晚于B2C,得先有亚马逊然后有淘宝。现在缺乏好的教育内容提供商,C2C平台活跃度不高;教育是严肃的事情,不是随便在淘宝买东西,你买一段课程是要花时间去学的。他评价李甬:终于有一个资深互联网人来做一个垂直教育产品了;但题海无涯,流量和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会是猿题库的瓶颈。


多年以后,当李学凌看《中国合伙人》时,不由想起他大学时听过俞敏洪的演讲。如今作YY公司董事长,他在网上能实现新东方万人大讲堂的沸腾场景。

第三首歌,YY唱了屌丝逆袭之歌:“我们有语音/我们为屌丝/这是长尾理论/谁管网民是不是乌合之众/嗨!新东方!你的老师都跑到YY/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李学凌说,新东方一定会被互联网颠覆,互联网可以只收教育款的20%,其余80%给老师,但新东方不能。俞敏洪承认新东方面临老师流失的问题,原来新东方老师可以在YY讲课,今年7月,新东方颁发《关于严禁与业务竞争性网站合作的通知》,要求不能与YY等合作讲座、公开课、广告分成、联合推广等。

从游戏语音工具切入到教育领域,李学凌在掩饰自己的野心。YY教育业务每月活跃用户数达600万,老师超过两万名,YY不收取费用,课程限于淘宝开店、雅思、PhotoShop等实用技能。但别小瞧这个屌丝云集的地方,它造就了虚拟空间的唱歌明星、培训名师。

“在中国寻找可汗学院?可汗在中国就是邢帅啊。”谢晨星打趣说。邢帅在YY办了最大的网络学院,2000多个教学班,10万多名学生,直播平面设计、网页制作等课程,号召力和赚钱能力极强。

邢帅网络学院2010年营业额还只有100万元,2011年增长为3000万元,2012年达6000万元,今年7月获A1500万元投资。

这是屌丝平台上的一个励志故事。邢帅生于1983年,读大二时没钱交学费,索性辍学做Photoshop培训。他一开始是在QQ群里通过QQ语音上课。当时QQ群最多容纳200人语音同时在线,音质不稳定。2009年,他带着学员来YY,这个语音工具可以容纳1万人同时在线。相比大部分在线教育用视频点播的形式,邢帅网络学院实时直播,每天早10点到晚10点,值班讲师通过视频、电话、QQ等解答学员疑问,晚上在线人数最高时能超过2000人。

邢帅网络学院成了YY教育的样板。201211YY在纳斯达克上市之后,李学凌将教育作为未来的一个重点。他说,教育互联网化的趋势毋庸置疑,“我觉得‘互联网教育’就是‘网络’和‘教育’两个词,要不然弄教育,要不然懂网络,我们更多的是有网络经验。”

但屌丝用户也可能是YY的短板。一个投资人说,“淘宝为什么牛?屌丝和高富帅都在上面买东西。但YY语音从游戏起家,用户群体要么是游戏玩家,要么是天天泡在网上的人。”这使很多教育类产品在YY上并不适合。

YY也在吸引名师入驻,和泰迪、贵学等十家教育机构发起“雅思700”商业计划,不像以往仅提供技术支持、不参与运营分成,YY承担起支付职责,学员更方便付费,从而吸引更多个人内容制作者。原环球雅思的名师郑仁强已经离开环球,全职转战YY

李学凌把YY定义为一个平台,和淘宝一样,“淘宝大概也不懂怎么卖裤子,怎么做裤子,今天它不懂,十年之后它还是不懂。我们把懂的东西做好,不懂的东西让别人来做,所以这么多人做教育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互联网行业言必称“平台”,但还有谁能超过BAT呢?

第四首歌,今年7月,淘宝和百度先后杀入网络教育领域,唱了平台霸气之歌:“我们有流量/我们要通吃/消灭教室/C2C而且O2O/嗨!同学们!在虚拟世界尽情狂欢吧/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YY都能威胁到新东方,更不用说BAT了。新东方那纸《关于严禁与业务竞争性网站合作的通知》,所禁止的对象也包括淘宝。但奇怪的是,新东方却出现在百度教育平台上。新东方在线CEO孙畅说,原因很简单,淘宝有可能拉走他们的老师,百度只是他们新增的一个销售线上和线下课程的渠道。

淘宝的教育业务叫“淘宝同学”,跟电商一样,这儿聚集了企业卖家和个人卖家。点击“我要开课”,课程内容五花八门,从如何开淘宝店到外语培训以及K12等。据淘宝同学数据,2012年淘宝教育销售额3.3亿元,其中三分之一是教材教辅,另外2亿是课程销售,相关卖家数1-2万,课程商品数8-9万,天猫入驻大机构大概20家。他们内部估算,目前淘宝同学在线教育日均交易额为300万元左右,今年能做到10亿元规模。

淘宝声称是在做教育电商化,利用其用户、流量优势,为线下和线上教育机构搭建一个平台。跟YY以“不卡不掉不延迟”的语音工具为切入点不同,淘宝从营销和交易入手,聚合线下线上教育O2O。淘宝同学10月份新版,将利用淘宝旺旺延伸出来的“旺旺互动直播间”,更多介入教学过程。不过其大多数课程是点播,而非实时直播。售价1元或9.9元的直播相当于一次性播放,比如教你线性代数的一个知识点。

比起淘宝同学这个海量的集市,百度教育更多是以搜索利器形成学海无涯。9月份,百度文库课程首页的显著位置开设了直播课程专区,链接导向百度注资的传课网。百度作为O2O平台,提供线上线下教育机构的课程搜索,比如环球雅思在百度有在线口语课程,最终导向它的网校。

据财报,2013年上半年百度教育获得了10亿元广告营收。梁热说,“BAT中,百度是最有资格做教育的,将会是它第二大变现来源,第一大是医疗。”而腾讯也有可能,QQ群是很多教育培训机构的重要工具,增强版QQ群还加入QTalk功能,腾讯看好教育的直播和互动,那也许将是不亚于游戏的新增长点。


但平台和流量再大,缺乏好的内容,竞争境界不高,也是“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不是科斯说的“思想市场”。

第五首歌,来自美国的MOOC三巨头CourseraUdacityedX唱了众生平等之歌:“想读哈佛斯坦福吗?/学分有效哦/知识就是力量/老师请让孩子们翻墙/嗨!老师!让我们翻墙/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20124月,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吴恩达(Andrew Ng)与达芙妮·科勒(Daphne Koller)创建了Coursera。他们与斯坦福、普林斯顿大学等80多个教育机构合作,为全世界400多万名学生提供400多门免费课程。Udacity由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教授、谷歌X实验室创立者、谷歌眼镜和自动驾驶汽车研发负责人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 Thrun)发起,为没有时间、金钱或机会进入传统大学的人提供在线课程。相比前两者,edX是非营利性机构,由MIT和哈佛合资成立。

时代》认为“MOOC为广大普通人打开了一扇通往常春藤的大门”,《纽约时报》将2012年评为“MOOC之年”。Udacity已获顶级VC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领投的1500万美元B轮融资。Coursera今年7月完成B4300万美元融资。

MOOC已经来袭中国。“我是中国人,Coursera致力于确保网络课程在中国能够流畅便捷无障碍地观看,我们做的其中一件事就是尽量将更多用英语授课的课程翻译成中文。”吴恩达说。这位谷歌X实验室的“X教授”,开发了超大规模的人工神经网络Google Brain项目。

今年3月、7月,吴恩达分别跟清华、北大和上海交大、复旦谈合作。MOOC对中国高校最大的冲击,除了免费学到世界一流课程,还能获得国外大学的有效学分或专属证书(不是正式文凭)。清华、北大选择与edX合作,Coursera目前有港台地区大学及上海交大、复旦的五门中文课程。它还在果壳网和译言网新开设“MOOC学院”、“译言 Coursera”板块,大玩众包模式。108日,网易宣布和Coursera合作,为对方提供视频托管服务,并在网易公开课开设Coursera官方中文学习社区。

吴恩达说,他们最终的目的是“颠覆教室”。徐小平在微博上写道:“在线教育使得最优质教育能够免费抵达最贫穷落后地区。印度在这场革命面前处于领先中国的优势状态:英语是印度的官方语言,一旦几亿印度人都可以免费上哈佛与MIT等名校在线课程,中印竞争格局就会发生变化。虽然狼还没有到,但狼正在路上。”


但在MOOC之前,公开课已经在推倒美国高校的围墙了。受此风气熏陶,2010年,哈佛《公正》、耶鲁《死亡》两门课程在中国火爆起来。

第六首歌,网易公开课唱了公益之歌:“我们有钱/老板有情怀/欢迎加入知识的盛宴/老师请让孩子们翻墙/嗨!老师!请一起来翻墙/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在网易公开课上有国际名校公开课、中国大学视频、TED、可汗学院、CourseraBBC纪录片等内容。前两年看着网友们志愿翻译公开课,网易“有点舍我其谁的感觉,毕竟网易有资源去做这个事情”,网易产品经理陈衡鑫说。201010月,网易成立项目组来做公开课。

网易创始人丁磊对公开课的定位是“公益产品”。陈衡鑫说,他们有两个理念,第一是公益,没有商业化运作的计划;第二是开放,并不想一家垄断。在网易之后,新浪、搜狐、凤凰、优酷土豆等也做了公开课频道。

网易挑选课程尽量多元,“我们并不想就拿一些比较花哨的,或者大家喜欢看的去获取高点击量,而是提供更广的选择给大家。”陈衡鑫说。网易公开课有哲学、金融、物理、环境保护甚至是癌症研究等内容。这让他们有一定的口碑。201211月,哈佛教授迈克·桑德到北京推广《公正》新书中文版,对陈衡鑫说,知道他的课程在网易很受欢迎。

尽管本土课程不多(北大5门,清华4),网易也在跟更多中国高校合作。“老师们并没有太大动力把课程公开化,课程能够上网还是源于‘十二五’规划教育部层面的推动。”陈衡鑫说,高等教育出版社拿到课程版权之后主动找到网易。“值得高兴的是,越来越多的年轻教师希望将课程放在公开课上。”

2011年,网易加入“国际课件开放联盟(OCWC)”。这个非营利组织始于2001年,MIT宣布用10年时间把2000多门课程免费网络共享。十多年后,OCWC拥有250多个高校和机构成员,但中国仅有上海交大等三所学校。网易是其唯一的中国企业成员,承诺每年投入100万元用于翻译课程。

虽然不赚钱,有11个专职人员的公开课团队在网易却很重要。20121月,丁磊将他们搬到杭州的网易研究院,这儿离西湖不远,条件优越,傲娇毗邻阿里巴巴。“搬到研究院意味着我们越来越独立,越来越重要。”陈衡鑫说。丁磊还给他们发邮件,说BBC的纪录片知识性很强,可以放到公开课上。团队采用了这一建议,《生命的起源》、《美丽中国》等BBC纪录片成为网易公开课点击量最高的课程之一。


简而言之,在线教育的优势是轻生产、跨地域、标准化、可复制、个性化、移动化、视频化。一个被低估的对手或许是优酷这些视频网站。

第七首歌,优酷唱了商业变现之歌:“我们有UGC/我们能分成/做大教育的奶酪/扶持更多自媒体明星/嗨!新东方!你们没有《晓说》和《逻辑思维》吧?/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优酷负责教育的团队有3个人,教育频道只是其诸多视频内容的一个部分,从斯坦福的公开课到TED或“一席”的演讲以及网友上传的视频,内容参差不齐。在一档《Mars Talk》语言学习类节目中,教师节这天以“师生恋”为话题来授课,其中一个案例是杨振宁和他相差54岁的妻子。

“我们就是一边做公益的东西,一边做游戏。”优酷内容总监张曙光说。与那些在线教育内容商和平台商很难赚钱不同,优酷教育的商业模式简单有效——延续整个网站的贴片广告模式,越是热门视频,广告时间越长。比如袁腾飞历史课、“一席”演讲,片头广告都长达一分钟。“其实我们也没有把广告时间全部卖出去。”张曙光说。

优酷大热的自制剧《晓说》和《逻辑思维》并不属于教育频道,但除了公开课等版权合作,优酷鼓励内容上传,与视频内容制作者分成。今年6月,优酷正式提出“分享”计划,按千次有效点击率(CPM)与视频制作者分成,制作者获得三成收入。据优酷数据,其单个视频制作者最高收入可达8090.26元。

这也让一些教育机构心动。“国内和国外的一些大学希望参与到我们的商业体系里,这意味着我们可以获取更独特的内容和更广泛的收益……”张曙光说。俞敏洪担心的事情越来越挡不住了。他今年5月说,“在新东方教出国留学的老师,两三年就对这套熟悉了,自己去开个作坊……”吸引他们的包括沪江网、YYBAT以及优酷们。


理想的在线教育是怎样的?谢晨星说,“首先是颠覆课堂,其次是互动,比如用游戏机制缩短链条。”经纬投资经理黄云刚说,“首先是优质内容,其次以互联网方式呈现,如果只是播放一段视频还是很弱的。”

第八首歌,手机App“英语流利说”唱了游戏闯关之歌:“我们轻生产/我们陪你玩/在手机上免费练口语/英语版愤怒的小鸟/嗨!新东方!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在我们的游戏机制中,不过第一关,不能解锁下一关,尽量以兴趣激发用户自动学习英语的动力。”英语流利说创始人王翌说,他们借鉴《Angry Birds》等闯关游戏,寓教于乐,免除大多数人学英语没时间去上课、做一堆作业但其实是哑巴英语、孤独学习等麻烦。

今年2月,英语流利说在苹果商店上线,目前iPhoneAndroid用户超过100万。它提供日常英语、商务职场、旅行、娱乐等对话场景,比如“我的一家”、“基础营销”、“了不起的盖茨比”等,你对着手机念出来,它通过语音识别技术给你打分。超过60分以上,你闯关成功进入下一环节,会获得一至三个金币,你可以分享并进入金币排行榜。

英语流利说就像一个陪你练口语的Siri或外教,在游戏中不断练习,让你学到标准发音和英语用法。这背后是智能语音识别及算法技术。王翌是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博士,曾经在谷歌做云计算及广告分析产品经理。他2011年回国后在数字广告公司易传媒工作了一年,201293日在上海火车站附近的办公室开始创业做口语学习App。王翌说,“我儿子的生日是92日,我的公司比我儿子小一天。”

王翌在上海有个忘年交,亚马逊前首席科学家。有一次两人去洗脚,一个17岁的服务员对王翌说,想跟这个美国老头学英语,让他帮忙翻译。“他希望有一天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学英语或许能改变命运。但你能想象洗脚工去上新东方吗?不可能,他一没钱,二没时间。”

手机App就能使英语学习民主化,“别人看不上的东西我们来做”。但王翌没有教育方面的背景,英孚教育全球总裁杜仁(Jacob Toren)成了他的军师。他去美国参加英语会议,“收获巨大,我把世界上教口语最牛的四个老太太变成了顾问。”环球雅思也把一套口语教材授权给他们。王翌说,微信对英语流利说也蛮支持,“因为教育类他们没有较好的样板,对我们很扶持。”

王翌拉了清华同学,在谷歌做语音研究的林晖、硅谷数据广告公司Quantcast工程师胡哲人一起创业。他记得谷歌创始人两句话:“把用户伺候好了,别的东西不用担心,钱一定会来的;我不会在现有的院子里玩,那叫渐变,我要的是质变。”在英语教育这片红海,王翌看到了新机会,“真正有外语学习需求的人比现在花钱学外语的人大好几倍。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我们先把英语口语做透。把中国人的口语做透,我就已经火了,然后还可以发展日本、韩国、世界各地学英语的用户。”


由于互联网教育还没人拿到“船票”,看一家传统教育公司是怎样双线作战的,或许很有借鉴价值。

第九首歌,学而思唱了圈地总动员之歌:“我们做了十年网校/我们有十多家网站/虽然还是亏损/但已经战略布局了/嗨!新东方!我至少领先你了/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今年819日,被徐小平称为“21世纪的新东方”的学而思将沿用了十年的集团名字更名为“好未来”。好未来副总裁刘亚超说,“我们不是轻装上阵,是基于现有的资源与优势去思考的。我们还没有拿到船票,其他人也没有拿到。真正会颠覆教育产业的,不会是现在看到的这些人,我们唯一能做的是尽量排在前面。”

做了十年的“学而思网校”名字不变,属于好未来集团旗下。好未来始于2003年的“奥数网”,后来主攻K12教育培训,2010年在纽交所上市,2013财年营收2.26亿美元。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说,“我们能否放下已经视为正确的认知,是否具备自我否定的勇气和决心,是否能够放下原有领域的既得利益,是否具备面向世界的和面向未来的眼光……无一不考验着我们。我们需要用科技与互联网来推动教育进步,实现传统教育与在线学习的融合。”

张邦鑫在线下扩张的同时,一直没有放弃互联网圈地。他花费数百万元收购了幼教网、中考网、高考网、留学网、作文网等很多域名。十多个教育网站群统一在“e度教育网”事业部下运营,注册用户超过300万人,月度覆盖2000万独立访问者。e度网副总经理沈文博说,他们一年投入几千万元。

2008年,学而思网校上线,做K12远程教育,2012年收入5000万元,占好未来集团全年营收的3%,亏损100多万美元,前一年亏损300多万美元。张邦鑫纠结过,“教育更强调的是品质,互联网更强调的是价格。”

2010年开始,学而思网校从1700元一学期降至500元、300元。张邦鑫表示还会降价,吸引更多的家长来购买。他估计未来网校的收入会占整体收入的5%10%,“老师赚到钱了,迟早有一天我们也会赚钱。”网校100多员工,其中40多位老师,有两位老师——教数学的朱韬和教物理的杜春雨——年收入超过百万元。

既然趋势是没有一家教育公司将是纯线下公司,“就像我从山上往下冲,你从山下往上冲,我的势能强过你,你肯定打不过我。”刘亚超说,“浅层次的学习会转移到线上,深度的学习会继续线下传授,这是百分百的趋势,但目前看不出变化的节奏。好未来一定要赌这件事,不赌就会死。”

K12产品有特殊性,付费的人和享受服务的人不是一拨人,注定了赚钱很难。梁热说,K12也比较本土化,中小学教育各地不一样,而学而思网校全国一盘棋,要做本地化必须各地分校去推,但这会与传统线下业务形成竞争。再说了,让孩子们上网学习,很多家长还不太能接受。

张邦鑫说,好未来在互联网教育上没有解决亏损的时间表,短期内没有盈利计划。“中国13亿人,希望像美国3亿人那样生活得美好,教育资源不够均衡,唯一能解决的是互联网。”他希望通过互联网让教育资源的分配更公平,更长远的愿景是,“用互联网让学习变成美好的体验”。


最后终于轮到新东方自己了。第十首歌,新东方唱了自我革命之歌:“我们是土豪金/我们有危机感/教育就不应该产业化/也不能被体制绑架/嗨!新东方!你什么时候做私立大学/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2013年新东方又遇到了麻烦,1月底发布2013财年第二季度财报(20129-11)显示净亏损1580万美元,4年来又一次亏损;因扩张过快,2013财年关闭和出售了73个学校或教学中心。新东方创业19年,全国开了不到500个教学点,但2012年一年就新开了200多个教学点。

在内部会议中,俞敏洪说,新东方在线应该承担起未来增长的义务。“其实这件事情特难,因为你是革自己的命嘛,不像别人革你的命。”新东方在线CEO孙畅说。

其实新东方在2000年第一波互联网热就成立了网校。“老俞可能没有想得特别准确明白,但是他觉得技术和教育的结合肯定是未来的方向。”孙畅说。但长期以来,网校对新东方可有可无。2003年“非典”,电商和网校都有转折性增长。2004年新东方在线重组,2008年平台升级。

新东方现在有2万多个老师,在线上录制课程的却只有300多个,网校注册用户是200多万。“一个老师在线下一年只能给一千个学生上课,但是在线上可能达到一两万个学生。”孙畅说。

俞敏洪说,在线业务占新东方总收入还比较小,不到10%,但未来希望能够占20%-30%。互联网更像是新东方的一种延伸和补充。“除非你有强烈的诉求,否则不会有兴趣去看网上课程。”艾力说,“应试课程是刚性需求,一般课程可能看着看着就去看美剧了。”艾力在新东方在线教授一门“2014高考英语核心考点精讲班”课程,每节课30分钟左右,共有156个课时。

孙畅说,新东方将来更多会线下和线上相结合,一部分线上业务要在线上完成,比如报名、付费、做作业。“我们越贵的课程卖得越好。”新东方做互联网教育有天然优势,“教育不比其它产品,并非越便宜越吸引人,新东方这么多年的品牌还是在的,对于学生和家长有天然的信任。”

2013年暑假,在中关村新东方大楼一层,贴着一个托福班的成绩榜,红底黑字。“这么多年了,新东方还是在做应试教育培训,几乎没有变,在帮中国学生们度过应试教育的坎。”孙畅说。

教育迷墙一时不会坍塌,但俞敏洪多年来想创办一所鼓励通识教育、培养人文主义精神的私立大学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今年109日,他宣布接手民办大学耿丹学院,并担任理事长,“希望用我后半生的精力和资源,打造出一所出色的中国私立大学来”。

投资人士预计互联网教育将占整个教育产业的20%-30%,由于互联网寡头竞争,最大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可能拿下这其中的70%。徐小平说,“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一定会诞生市值几百亿美元的互联网教育公司,腾讯的市值从几亿美元变成600亿美元,不就花了十年嘛。”

多贝网创始人兼CEO陈广涛认为,现在互联网教育有点像2003年淘宝之于电商的阶段,仍旧处于蛮荒时代,一片乱象。“拿MOOC来说,国内大学有几个大师?在学校没办法让学生热爱你的课程,又如何在网上让用户爱上你的讲课?”他预测,互联网教育短期内不太可能出现赢家通吃的局面,“教育是很顽固的资源,接受新事物很慢,不会像电商一样快速颠覆传统行业。”

80CEO张邦鑫说,目前的互联网教育依旧是按照线下的需求解决问题,考这个证评那个等级,“本质上,线上线下的需求是一致的,就看效果谁更好。现在线下效果更好一点。这就是互联网教育没有到爆发阶段的原因。只有某一天,大家不在意文凭了,就是自我完善的需求,互联网教育才会产生超乎想象的爆发,互联网对学习的推动才会产生质的变化。”

到那一天,这些创业者们重温《墙上的另一块砖》这首歌一定会感慨万千:“我们不需要灌输式教育/我们不需要思想被控制/教室里充满了黑色幽默/老师请让孩子们自己待着/嗨!老师!让我们自己待着/这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你只是墙上的另一块砖……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