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高等教育不公加大社会鸿沟

——美学者批评院校两级分化导致阶层固化

编译王琳  发表时间|201207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第332期 


从申请到毕业,淘汰的绝大部分是低收入或低社会地位人群的子女。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高校已沦为为富人和特权阶层服务的工具。 

围绕近年来美国高等教育领域出现的越来越严重的不公平现象,美国报纸《高等教育纪事》(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近日在其官网发起题为高等教育是否已成为社会不公之引擎的讨论。来自美国著名高校和研究机构的数位学者就美国高等教育与不断加剧的社会不公现象之间的联系进行了深入探讨。

教育革命曾促美国社会流动性达顶峰

1947年,美国政府开始对高等教育进行投资,其目的是促进社会公平,让背景不同、能力各异的学生都有机会接受大学教育。此后,迅速崛起的公立社区大学和成人教育学院为中下阶层家庭的子女提供了良好的教育资源和向上层社会流动的阶梯。随着声势浩大的草根革命和民权运动的兴起,美国私立精英大学逐渐向草根阶层和非白人族裔开放。一系列教育革命极大地推进了社会公平和社会共融的进程,使美国的社会流动性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达到顶峰。

但进入20世纪80年代之后,为减少财政支出,政府一再缩减教育开支。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美国政府的教育拨款一度降至历史低点,高等教育的公平机制逐步走向瓦解。

因私人资本的大量介入,美国公立大学的资金构成发生变化,并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其经营理念和经营模式的改变。公立大学之前秉持的办学原则和信仰遭到了商业运作的腐化,公平原则在高等教育领域逐渐丧失约束力,这给美国社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隐患。

为量化业绩和品牌价值,美国的私立大学将大学排名作为行业竞争的法宝,排名越高越容易聚集教育资源。目前,美国排名前20名的大学几乎都是私立大学。但是,资源高度集中于私立大学造成了教育权利和受教育机会的不平等。美国智库世纪基金会(The Century Foundation)高级研究员理查德·D.卡伦堡(Richard D. Kahlenberg)说,美国高等教育中的两极分化现象非常严重:私立大学每年在每个学生身上的平均花费约为6.7万美元,而公立大学的培养费用仅为私立大学的1/5。院校两极分化成为美国高等教育领域不公平现象的重要特征。

教育资源渐向私立名校集中

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一直是私立大学录取学生的一项重要考量标准。据有关调查数据显示,在排名前200名的美国高校中,出身社会底层的学生仅占总人数的5%。大量优质教育资源为富人子弟所占有,因为只有他们才能通过成绩和经济状况的双重筛选,成为私立名校学生。 

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教授托马斯·J.埃斯彭沙德(Thomas J. Espenshade)和亚历山大·W.雷德福(Alexandria W. Radford)的研究也表明,私立高校的学生选择标准正在成为公立高校的择生标准。在美国公立高校中,过去20年里,出身中产及以上阶层学生的比例不断上升。目前,这部分学生已占公立高校申请人数的50%、毕业人数的60%

也就是说,从申请到毕业,淘汰的绝大部分是低收入或低社会地位人群的子女。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高校已沦为为富人和特权阶层服务的工具。

另外,公立大学暴涨的学费也成为教育不公的催化剂。纽约城市大学研究生中心发布的一项数据显示,1986年至今,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上涨了5倍,其增长速度约为通货膨胀率的4倍。由于公立大学没有能力提供像私立大学那样高额的奖学金,很多学生不得不申请助学贷款。这意味着他们一毕业就欠下了约2.5万美元的债务。为减轻自身财政压力,公立大学在筛选申请人时,会优先考虑有能力支付全额学费的学生,而将同样优秀但家庭贫困的学生拒之门外。根据该中心教授理查德·沃林(Richard Wolin)的研究,父母的年收入每下降30%,其子女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能性就下降20%

学校、专业不同成社会不公主因

在美国,有近1/3的人没有读过大学,约3600万人中途辍学,真正拿到本科学位的还不到总人口的30%。此外,就读于哪所大学、学习哪个专业、是否顺利毕业、取得了什么学位等,都会影响个人今后的收入。美国经济学家克劳迪娅·戈尔丁(Claudia Goldin)和劳伦斯·F.卡茨(Lawrence F. Katz)在《教育与科技的竞赛》(The Race Between Education and Technology)一书中曾提到,因教育背景不同而导致的收入差距是造成美国社会不公的主要原因。

戈尔丁和卡茨表示,提高劳动者的知识水平符合美国经济发展需要。但约翰·威廉姆·波普高等教育政策中心(John William Pope Center for Higher Education Policy)研究主任乔治·雷夫(George Leef)对此提出异议。他认为,不管经济发展速度有多快、文明程度有多高,美国社会都将存在对学历要求不高的工作。过分强调高等教育的重要性,会在无形中抬高这类工作的门槛,从而剥夺低学历人群的就业机会。此外,美国社会很难再爆发上世纪那样的草根革命,而这种安全的环境使富人和特权阶层的政治及经济利益得到空前保障。雷夫说,现在的美国就像是一位得了动脉硬化的病人——下层的人上不去,上层的人也很难下来。


提交评论

你必须 登录 以便提交评论

关于我们

醒客教育思想网由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题写站名,并得到茅于轼、张曙光、雷颐、汪丁丁、丁学良等国内知名思想界人士的支持,是一个传播国内外最新教育思想、观念资讯与新知的公益性网站。

联系我们

E-mail:edu.thinker@hotmail.com

微信公众号:eduthinkers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eduthinkers

醒客教育思想网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13215号

Designed by 醒客教育

Powered by WordPress

//
www.eduthinker.com